来源:尤溪县局  作者:张标银
更新时间:2008/10/14

 

  (一)

  家,在武夷山麓的一个小山村,开门见山。翻过山梁,走下山坡,便到了我上小学的地方。上山,下山,走五华里地上学是我每日的必修课程。

  儿时家贫,除非冬天结冰下雪,平常的日子里总是光着脚上学。家乡的山多为紫色页岩,从家里到学校的山路以风化的红土居多。春天雨水多,走在泥泞的山路上,浆糊般的泥巴从指缝中钻出,发出“吱吱”的声响,还颇有几分情趣,而一不小心摔个趔趄,也是家常便饭;夏天阳光直射,照的大地青烟直冒,经过岩石路段时,听得到汗水滴在石头上发出的“滋滋”声;最美的要数秋天,天高云淡,凉爽的和风拂面,我和伙伴们总是一路小跑往返学校;最艰难的就是冬天了,儿时的冬天不似今日这般温暖,整个冬天都有冰雪霜冻,因家贫的缘故,只能穿着母亲手工缝制的布鞋上学,每每到了学校时,鞋里鞋外皆已湿透,在零下四、五度的气候里,脚冻的钻心的疼,而每年冬天我都必冻出两脚冻苍。

  在那个年代,在那样的路上,唯有11号车(双脚)是最佳的交通工具。

  (二)

  上中学的路,依然如是,只是延长了二十华里。从家里到学校,大约需要三个小时,但因住校,每周能少走十华里路,并且因为上中学了,家里的物资条件也开始向我倾斜,不用再光脚上学。每周五天半的课,周六下午到离学校一、二十里地的山里砍一担柴伙交给学校抵作我们寄宿的费用后,便可以回家帮父母干点农活,打点家务。

  那时,每个学期我们都要到学校的农场去劳动一至二周,有时更长些。从学校到农场是一条沙子铺就的马路(现在知道那叫泥结石路),靠马路的中央是粗点的沙(因为要走车的缘故),而路的两边则是细沙(行人走路不会太硌脚)。从学校到农场有十多华里的路程,每次都要背着铺盖卷和生活用品走上近两个小时。为了省力,我们通常会在一个有一段长坡的地方等当时乡里(那时叫公社)的唯一交通工具――一辆中型拖拉机,运气好的时候还真能等到,于是大家就追着拖拉机攀爬,我彼时个小,往往追不上,但偶尔遇到载货比较重的时候,车会开的较慢,我也能享受到一两回,而一路上,除了我们的车以外,几乎见不到其它的车了。

  (三)

  八十年代初,我有幸成为改革开放的第一批受益者,顺利地考上省内的一所大学,学校在省城。从家里到学校要走到经村的马路上等由赣入闽的班车到县城,再从县城搭班车到市里,又从市里乘火车到省城,历时三天。

  与以往走的路不同的是,从县城到市里的路是柏油路面,汽车行驶在上面,不再是尘土飞扬了,路上也能看到些除了班车和解放牌大卡车以外的小轿车,除了国产北京吉普和红旗轿车外,还有伏尔加、拉达等前苏联的进口小车。

  (四)

  转眼间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并且娶妻生子,有了家庭,从那偏僻的小山村来到了华丽的都市。弹指一挥间,我也从一个光脚的少年步入了成熟的中年。

  如今,怀揣着对当年大学生活的眷恋与知识更新的期冀,我又一次跨进大学的校门,走进了MBA课堂。当周末乘着国产的小车行驶在宽敞平直、风景如画的高速公路上,眼前是川流不息的车流,种类繁多,从各式各样的国产汽车到进口的顶级轿车,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回味自己一生的求学路程,不由感慨时事变化,感叹这惊人的巨变。

  

本站面向烟草业和成年烟民开放,含有烟草内容,如果您是18岁以下人士,敬请回避!
主管:福建省烟草专卖局(公司)办公室 承办:福建省金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闽B2-20090018 Copyright©1999-2010 福建烟草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