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在墙上的粽子

 
来源:金叶传播
更新时间:2008/10/14


        8月底的一个周末,我和妈妈上街去买菜。妈妈难得到我这小住,此行是为送回老家度暑假的儿子才到福州的。

  看着市场上琳琅满目的菜,我和妈妈转了半天也不知道买什么。虾,家里人不爱吃;猪肉,有点腻;螃蟹,吃着麻烦;牛羊肉,妈妈从来不吃;黄瓜鱼,以前只有过年时才能吃到,可现在常年摆在我们家的餐桌上……

  “真怕买菜,特别是小斌,这个不吃,那个不吃,不懂他要吃什么!”至今仍在发挥余热照顾儿孙、战斗在做家务一线的老妈边走边跟我发着牢骚,现在的孩子大多挑食,哪像你们小时候,给啥吃啥。我笑答,那是因为没得挑嘛,现代人的烦恼不是没得吃,而是太有得吃以至于不知道吃什么了。

  “唉,你们小时候别说天天吃鱼吃肉了,平常连颗糖都吃不上!”妈妈感叹道。

  “对呀,只有端午和过年的时候才沾着点糖吃,平常馋得受不了都是偷家里的白糖吃。”尽管我现在基本不吃甜食,但小时候可是酷爱甜食,尤其是粽子。

  五月粽香。不知是不是因为出生在农历五月初六,我极爱吃粽子,特别是红豆沙馅的,甜甜的,糯糯的,带着粽叶特有的清香。那是我童年最难忘的美味。

  记忆中,每年快到端午时,妈妈就开始准备包粽子了。要做的准备工作很多,清洗粽叶啊,煮豆子啦,煮扎粽子的棕叶,等等。妈妈告诉我,粽叶其实是一种竹子的大叶子,那时候市场上卖粽叶的很少,大家都是自己去山上采。为了节省叶子,往往是把包过一次的旧叶子放在外层,而内叶才用新叶。而扎粽子的绳子,则取自一种山棕的叶子。先把棕叶的主叶骨剔掉后,再放到锅里煮软,置凉后,用纳鞋底的锥子将其撕成若干条细绳,妈妈说一般一张棕叶可以扎70—80个粽子。

  当然,最吸引我的还数豆沙馅。那时没有超市,没有现成的豆沙馅,所以馅是妈妈亲手做的。首先要把红豆煮烂,然后沥干水分,放入一口大缸中,再加入白砂糖,一起碾,直到白砂糖完全融化在热热的豆沙中,方才大功告成。我总会要求先尝一勺,这是纯正的“母亲”牌豆沙,口感细腻且甜味绵长,绝对比现在超市里卖的豆沙馅更美味。“馋得还不只是你们这些小孩子,连你老爸都会忍不住先吃上几勺!”妈妈回忆道。

  一切都准备好后,妈妈开始包粽子了。她的手巧,不到一分钟就能包一个,而且每个都小巧玲珑,有棱有角。粽子通常是在晚饭煮好后下锅,煮5、6个小时后,放到第二天早上才出锅。妈妈说,这样的粽子才不会粘叶子,回收粽叶时才容易清洗。

  妈妈储藏粽子的方法,就是把它们挂在高高的墙上。也许是只记得吃和玩了,我对儿时的家已有些模糊了,于是问老妈,“怎么舍得把墙打个洞呢?”对我的疑问,妈妈笑了。她告诉我,一直到1988年我读高二了,父亲单位才盖了第一批楼房,之前我们住的都是平房,屋顶是瓦片,房间的天花顶是用木板简单隔成的,厨房则更简陋,1米以上的墙全是用木板订起来的,从缝隙间都可以看到外面!“在木板上或柱子上钉上一个大铁钉,或者用挑水钩子,就可以把粽子挂上去了。”妈妈说。

  在没有冰箱的年代里,这样自然通风可以延长粽子的保质期,但这对我们来说,却变成了一道大障碍。为了吃上粽子,我和哥哥总是搬来几张椅子叠得高高的,哥哥爬上去扯下几粒,我则在边上扶着椅子,以防万一。

  说话间我们早已回到家。听到这里,我先生插话了,“儿子,你看你现在想吃什么都不用这么麻烦了,只要大叫一声,我们就会送到你手上了!”“老爸老妈都变成我的服务员了!”今年8岁的儿子反应很快,马上答道。一家人都笑了,因为他的天真,也因为今天的幸福生活。

  

本站面向烟草业和成年烟民开放,含有烟草内容,如果您是18岁以下人士,敬请回避!
主管:福建省烟草专卖局(公司)办公室 承办:福建省金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闽B2-20090018 Copyright©1999-2010 福建烟草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