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机的变迁

 
来源:金叶传播
更新时间:2008/10/14


        这几天要为刚装修好的房子买台电视,和母亲一起逛家电的时候,看着大大小小的彩电,母亲不禁有感而发:“现在的电视越来越好,真不错!”对于电视,我有着特殊的感情。母亲的一句话,将我的记忆带到了童年的时代。

  我的童年时代物质比较匮乏,长在军区里的孩子们,玩具就是泥巴和树枝。天一黑下来,便在父母的呵斥下,早早地回到家里,做完作业就只能上床睡觉了。1987年,那年我才6岁。一天,邻居家喜气洋洋地搬来了一个大箱子,好几个人一起抬着,可宝贝了。小孩子好奇心重,跟在邻居家大人的后面凑个热闹。看到大人们从箱子里搬出了一台四四方方的东西,插上电源,打开开关后,突然蹦出个人影来,要多神奇有多神奇。大人们说这是“电视机”,“电视机”这三个字自那之后,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对于幼年的我来说,这个只比我矮一截的“黑匣子”,向我开启了另外一个世界的大门。

  知道了电视机的奇妙后,我常常往邻居家跑。黑白的电视机里,有时是一个人在讲话,有时是一群人在唱歌,有的时候还有连续剧。自从邻居家里有了大院里的第一台电视之后,整个大院天天都像过年似的。“今晚7点半演霍元甲,早点来呀!”热情的邻居一早就喊上了。大家早早地吃完晚饭,从自个家里搬了张小马扎,聚集在这家有电视机的邻居家中。小孩子们也不例外。为了能看上电视,我又快又好地完成了作业,父母再也不用操心我的吃饭慢问题。每天晚上,邻居的客厅总是围得满满的,孩子们总是被特殊“照顾”,允许坐在最前排,占据着最好的观赏位置。

  那段日子,我从电视里看到了《射雕英雄传》、《八仙过海》等连续剧,活灵活现地表演让我陶醉于其中,以至于散场之后回到家里,我还会缠着母亲,让她坐着,听我重述一次精彩的剧情片段。父亲在一边乐呵呵地笑着:“你说的这些情节,书上也有的,怎么也没有见你看书这么入迷。”父亲的一席话引启发了我,难道真在书里吗?书中的情节也这么有意思吗?之前我对父亲书柜里的书籍丝毫不感兴趣,我马上让父亲帮我找出这些书,父亲果然搬了一堆小人书放在我面前。我欣喜地发现,原来书里精彩不亚于电视剧呢。于是,我又多了一项兴趣爱好,那就是——我会央求父亲帮我借一些名著,比如《红楼梦》、《西游记》,待到电视播放时,我便大声地告诉他们下面的情节会怎样。邻居们用佩服的眼光看着我时,我小小的心灵感到特别满足。久而久之,我也养成了爱看书的好习惯。

  即便如此,我还是偷偷地想,什么时候家里也有这样一部电视该多好呀。一转眼,到了上世纪90初,转业后的母亲带着我回到了家乡。改革的春风吹到了这个沿海的城市,人民的生活条件也越来越好。

  有一天,母亲说家里有了一点积蓄,问我买什么东西好呢?“电视机!”我脱口而出。母亲会心一笑,没几天,一台崭新的长虹牌电视机就搬回了家中,还是彩色电视!我一高兴,爬到了桌子上又蹦又跳,家里有一台电视的梦想,终于实现了!虽然那个时候电视只有几个频道,但是并不影响我对电视的热情,因为学业也比较紧张,只有周末父母亲才允许我看电视。为了抓住有限的电视时间,我总会一直守着,广告、新闻、电视剧一个都不漏过,直到电视里说“再见”为止,才依依不舍地去睡觉。

  一家人一起看电视,是方便多了,邻居们聚在一起看着电视有说有笑的场景,也只能怀念着。没有多久,基本上每家每户都买上了电视机,电视这个“神奇”的东西“飞入寻常百姓家”,慢慢地成为普通生活的一部分了。

  不论是从黑白电视到彩色电视,还是从模拟电视到数字电视,我对电视的情结始终不变。诚然,电视机不仅见证了我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更是时代发展的一个缩影。

  

本站面向烟草业和成年烟民开放,含有烟草内容,如果您是18岁以下人士,敬请回避!
主管:福建省烟草专卖局(公司)办公室 承办:福建省金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闽B2-20090018 Copyright©1999-2010 福建烟草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