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好手艺”

 
来源:泉州市局  作者:黄小鹃
更新时间:2008/10/14

       
         “现在妈妈做饭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

  “是啊,是不是因为从小到大吃惯了?还是妈妈的手艺真变好啦?”

  周末回家,和姐姐在吃妈妈做的家乡面条,对配料丰富,色香味俱全的面条忍不住夸赞了起来。一旁的爸爸竟然也附和起来:“现在你妈妈做饭还是可以吃的哈!”要知道,在我们大男子主义浓厚的家庭中,特别时候让爸爸表面上夸妈妈一句都很难,更不用说在这平时吃饭的时候了!

  我们齐“刷”转向妈妈:“妈妈,说说为什么您现在的饭菜这么好吃?小时侯您做的饭菜会那么难吃啊?”

  没想到妈妈投来一句:“什么手艺好啊?是现在的料比以前好,想吃什么就加什么,想多油润就多油润,想多香就可以有多香。以前有吗?小时侯想吃面都没有哦,还想吃好吃的面!”

  “哦!”明白了,原来是生活好了!

  我是在一个小山村里的世代农民家庭中长大的。祖辈是旧社会里的农民,新社会里的贫农。父亲母亲都是五十年代的人,吃过改革开放以前的苦。所以,对改革开放以来的年年变化,特别是九十年代以来的日新月异、新世纪以来的价值多元化,没受过多少教育的他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时代不同了,思想不同了,生活道路不同了!”他们的苦我就不去帮忙叙述了。

  说说姐姐、哥哥和我的小时侯。姐姐出生在改革开放前一年,哥哥出生在改革开放后一年,而我是出生在八十年代初。正处在改革开放开始时期,但一切还刚刚开始,一切都正在变化……

  改革开放以前的上山砍柴、放牛看羊、女孩不给读书的旧俗已渐渐褪去。所以,说到小时候的“苦”,肯定就是吃的问题了,但也不是没得吃,就是吃不好。吃得最多的是白水稀饭加咸菜条,偶尔一两次有红薯稀饭时,姐姐、哥哥和我都是围绕在灶台旁等着熟的,然后分红薯,最小的我只能分到最少的份。至今,红薯都是我最喜欢吃的家乡粮食之一,可能跟我小时侯吃不到红薯有关。家乡是南方农村地区,每年都有很多“佛生日”、“年节”等民间习俗,那也是小时候的我们最最期盼的时候了。因为再怎样没得吃,到过年过节的时候,白米饭总是会有的,而且可以吃个够,不用再三兄妹“分割”了。不过菜还是少的,根本没有买菜的概念,那时候好象也没有很多菜品种,妈妈最会种的就是菜子最便宜、最能生长的卷心菜,什么红萝卜、白萝卜、菜花,那只有看比较富有的邻居家吃的份,更不用说鸡鸭鱼肉等副食品了。妈妈做的卷心菜没油,也不咸,后来才知道是妈妈不舍得放油,也舍不得放盐,因为,油、盐都得买的,要省着用。所以,小时候妈妈的饭菜都是没有味道的,也没有花样,更不说用什么调料,有什么作料一起煮了,才会那样难吃。而小时候妈妈最经常训我们的一句话就是:“有得吃就已经很好了,还要挑什么挑,要是以前,想吃都没得吃!”但不谙世事的我们只会觉得妈妈是小气鬼,不给我们吃,殊不知那时候的她操守“柴米油盐酱醋茶”的艰辛啊!

  就这样,小时候在妈妈没有油香的饭菜中慢慢过去了。

  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农村来的我们也都能顺利地进行着学业,姐姐、哥哥和我渐渐离开了父母到异地求学,小时候的“苦”渐渐淡忘,更多的是学业上的攀登和压力……

  现在不同了,自从九十年代爸爸工作因为改革开放形势好赶上了趟,家里的生活条件是越来越好,家一次次修整完善落成现在的三层小洋楼。九十年代末姐姐顺利从师范毕业工作,哥哥踏入社会,哥哥姐姐结婚生子,再后我顺利硕士毕业……我们家的喜事一年接着一年,年年都有不同。而“小气”的妈妈也早已不再小气,家里的伙食是一天比一天好,一天比一天丰富;“佛生日”、“年节”是一年比一年办得要红火、热闹。妈妈天天盼着我们回家,说是家里的好东西经常都多得吃不下了,要我们回去帮忙吃!

  如今,挂在妈妈嘴边最经常的一句话是:“这些饭菜都好好的,倒掉真是可惜!但是不倒掉又有谁吃呢?现在的人生活都好了,谁都不吃别人剩下的喽!哪象以前……”是啊,看看身边的邻居,个个都家财万贯,至少都有舒适的房子,可口的饭菜,能够赚钱的工作,很多已经走出山村,落户城市,成为新时期国家的“新市民”了!

  是啊,不是妈妈的手艺好,是改革开放给平常的百姓家带来了丰收的喜悦,生活的富足。国家安定团结,经济快速发展,社会秩序井然,人民安居乐业,才有今天妈妈的“好手艺”!

  

本站面向烟草业和成年烟民开放,含有烟草内容,如果您是18岁以下人士,敬请回避!
主管:福建省烟草专卖局(公司)办公室 承办:福建省金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闽B2-20090018 Copyright©1999-2010 福建烟草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