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时的骑行

 
来源:销售处  作者:李秋平
更新时间:2008/10/14

  
         高考,对于农村的孩子,是一个挑战,一个希望的寄托,一个生命的节点96年那一年,我为之努力,为之拼搏。在农村,高考似乎是走出贫瘠和贫乏唯一路径,我也如万千考生一样踏上了那浩浩征程,去赶赴那国家给予我们的伟大考验。勤奋和执着应该说是农村考生的共同特点,年少的我因此对这样的考验也得心应手,理想的实现也就水到渠成,大学梦想成真。

  那年九月,我背上行囊,几番转车,踏上了当时刚刚开通的京九线列车,从赣州到霸州,转达天津,历时近三天两夜,当时的我既兴奋又激动,在车上,挤在攘攘的人群中,腿虽麻木的站着,但看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心中充满着憧憬和期待。

  自从进入新的学校的那一刻起,新鲜的事物,全新的环境,全新的感受,一切的一切,热情中融合着温馨。很快,和谐的师生关系、融洽的同学关系迅速形成,良好氛围使得大家都有说不完的话题,大家一起聊过去、议当今、畅未来,对学校都充满着期望,对未来充满着期待。

  在我隔壁寝室,有一个叫峰的同班同学,他来自江西,特别喜欢旅游,喜欢祖国的名山大川,喜欢自然人文。跟我们聊天时,他总会有意无意的提到各地风景名胜,风土人情、风味小吃等等,如数家珍,我总是那么津津有味的听着,带着一脸的羡慕倾听着,享受着由憧憬带来的愉悦。久而久之,我产生了一种向往,一种渴望,一种强烈的渴望,到风景秀丽的地方看看,去风光旖旎的地方走走。

  大二那年临近暑假,我不经意中跟峰说起了我向往自然,想出去走走的想法。还没等我说完,他就说他正好计划着出去旅行,准备暑假骑车出游,正愁找不到伴,强烈建议我跟他同行,紧接着,他大概介绍了他初步的出游计划,准备骑山地车,从天津出发,由北往南,沿着国道,途经沿海省份,在沿途的大小城市作短暂逗留,欣赏途中的美好景致,最后抵达江西。我对他的“宏伟蓝图”甚是惊诧,惊叹之余不免心驰神往。那晚,我思考良久,对我原来想都不敢想的“伟大的骑行”蠢蠢欲动,掂量了一下自己的精力和财力,决定冒险与他同行,以增长见识,领略风光,享受自然。但我建议再拉一两个人,并把线路拉长到我的家乡――福建,峰欣然应允。从此我们就开始了我们的计划,拉人入伙,后来找到一个外专业同学徐,接着准备行装:山地车、工具箱、地图、手电、毯子、医药箱等等。

  假期将至,一切准备就绪,一行三人,收拾停当。出发那天,班里其他同学夹道欢送,我们就此开始了我们艰辛而快乐的旅程。循着地图上的线路,我们骑过天津的大道小路,跨过海河,走上了前往河北的104国道,开始了我们第一站的旅程,一路行来,有说有笑,风驰电掣般的行进,推进的速度还算挺快,一个上午就离开天津70公里之遥。我心底由衷的兴奋,一种莫名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烈日当空,柏油路面黏黏的,空气有些凝滞,但在我们呼呼的骑行刮擦下,脸庞耳机有些许的微风掠过,一丝凉爽牵引着我们不断前行,我们三你追我敢,争先恐后,那种兴奋、那种新奇催人奋勇向前,路边的树影隐隐错错,偶尔枝头的鸟儿嘶嘶鸣叫,给空旷的平原增添几分静谧。一会,一辆大货车一呼而过,打破了这片宁静。有时,刚刚超过我们的满载大货车诱使我们去追赶,我们沿着边道使劲地踩着脚蹬,奋力跟上,但还是被一点一点的落下,直至大货车无影无踪,只能望路兴叹,哈哈,还是特别的兴奋。有时,旁边并行的火车也能激起我们超越的勇气,虽然只可能有短暂几秒的并行,但还是有一种与伟大同行的感觉。

  有时在炎炎烈日下骑行,有时在风雨中穿行,一种艰辛一种滋味,一种风景一种享受,艰辛快乐着感觉真好!跨过黄河越过长江,一种征服一种成就。很快,半月有余,进入安徽境内,一日,由于两个临近县城的距离过于遥远,白天的骑行未能达到既定的目的地,夜行已不可避免,掌上手电,如摩托车车灯一样把前行的道路照亮,夜行的汽车已经很少,我们前后跟行,不紧不慢,但我感觉腿部有点发软,全身已显疲惫,但到达目的地的欲望不断阻止你停下前进的步伐,但越走越慢,直至无力。漆黑的夜,月已高挂,我们最终还是停止了前行,在路边山脚下铺开了垫子和毯子,席地而卧,仰望苍穹,繁星点点,周遭静寂,远方偶尔会传来几声狗吠,隐隐让我胆颤,迅即把头裹住,颤惊惊慢慢睡去,但半夜在梦中惊醒,尽管满是倦意,还是无法再度入睡,睁眼直到天明,唤醒同伴,简单收拾,又开始了一天的旅程。

  天津而济南,济南而徐州,徐州而南京、杭州、鹰潭……龙岩,一路行来,一路的坚持,一路的欢欣,一路的鼓舞,一路的兴奋。那时的我如在时代的洪流中前行,在改革的风雨中沐浴,享受快乐,坚守执着。

  

本站面向烟草业和成年烟民开放,含有烟草内容,如果您是18岁以下人士,敬请回避!
主管:福建省烟草专卖局(公司)办公室 承办:福建省金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闽B2-20090018 Copyright©1999-2010 福建烟草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