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改革开放30年

 
来源:三明市局  作者:饶学明
更新时间:2008/10/10


        第一次知道“改革开放”这几个字,是在儿时小学校园的墙壁上认识的,但真正懂得其中含义的却是在以后的几十年生活切身体会到的翻天覆地变化。

  我出生在农村一个偏远的乡村,童年的记忆里:交通基本靠走、耕地基本靠牛、照明基本靠油、通讯基本靠吼;一年到头吃的都是玉米面馒头,穿的也就冬夏两件衣服。所以,我和妹妹最高兴和盼望的就是过年,因为只有那几天,家里才能吃上几顿肉,自己才能有新衣服穿。晚上的夜生活基本没有,一吃完晚饭,大人们喂喂猪和牛就上炕了,小孩子则在昏暗的煤油灯下写作业,等到第二天早上起来两个鼻孔保准都是黑灰。

  后来,村里沿公路栽了很多电线杆,听说是要通电了。父亲把打渔积攒下来的几十块钱拿取来买了个电表和几个灯泡,记得家里亮灯的那一晚上,我是盯着灯泡睡着的。从此,我再也不要用针挑灯芯了。更让我兴奋的是,晚上不再死抱住住那台收音机听单田芳说的评书和常香玉唱的豫剧选段了。因为,有一家在镇上打铁的人家买了台黑白电视机,没有作业的时候,基本上是晚饭都没吃完就跑过去占一个位置,这样自己才能够看到最清晰的剧情,也才能够在第二天在小伙伴面前胡吹一番。

  由于经受不住从广东打工回来人的游说,父亲在我刚上初中就出去打工了,那时候对打工没什么概念,直至过年父亲从南方回来。每次,他总会带回来我见都没见过的东西,如海螺做的喇叭、大块的冰糖、色彩绚丽的衣服等等,这些即使在集镇上都很少见到。也就是这个时候我最喜欢和父亲一起睡,不怕他的硬硬胡子茬和如雷的鼾声,因为他会跟我讲很多外边的故事,高耸入云的大楼、躺着比站着跑的都快的火车、还有蚂蚁般的汽车、拿起来就能说话的电话等等,每次都让我想象很久,也很久的向往。

  由于受“吃商品粮”的影响,刻苦的努力让我进入初中学习,为此,家里还特地为我配备一辆崭新的凤凰自行车。每次周末骑车走在铺着柏油的公路上,看着身旁不时飞过的车辆,不要20分钟就到家了。要知道,在过去,为了去镇上买卖东西,有多少人要肩挑背扛走上1个多小时,雨雪天气泥泞路滑更不用提了。“要想富,先修路”。通往外界的路通了,我们家种的农产品和在河里捞的鱼都能够到更远的县城卖个好价钱,加上父亲在农闲外出打工挣点钱,慢慢家里有了点积蓄。在初二那年,家里买来了砖头和楼板,盖起了三四间平房,据说是将来给我娶媳妇的,原来的几间茅草房都用作牛圈和猪圈了。

  外界的不断发展和新的思潮不断冲击着家乡,同时也带来了日新月异的变化。村里的拖拉机多了,联合收割机有了,后来干脆家里把牛卖掉,基本上都是用机械化生产。由于在家很清闲,听说南方工作很好找,父亲就又去了广东打工。

  逐渐长大的我,也慢慢懂事起来,有知识、有文化,才能开启自己梦想的生活。后来,上了高中,又考上了大学,找到了自己理想的工作。妹妹也在深圳有了一份工作。家里人虽然在三个不同的地方,相隔千里,但是基本没什么距离之感,因为都有了手机。现在,我们时不时都会打个电话问候几句,就像在身旁一样。有时父亲开玩笑的说:原来你小的时候,同一个村子喊你吃饭你都听不见,现在几千里都可以知道你吃的是什么,真是不敢想呀,人老几辈都碰不着的事儿,让我赶上了,我还要多活几年,看看还有什么变化。有时过节不能在一块,小妹就会用QQ和我聊天,就像面对面坐着一样。

  有时出差坐在飞机上,不禁就会想起小时候常听的豫剧“倒霉大叔的婚事”选段中的唱词“现在的人可真能呀,天都黑了,还在云彩眼里飞嘞”。是呀,短短三十年的变化,就让唱词变成了现实,电脑、手机、轿车,这些原来只有听说甚至想都没有想的东西,都成为我们生活中很普通的一部分了,更不用说吃和穿了,基本上天天都象过年。

  家乡发生的变化更大。每年春节回家都会看到新的不同。“村村通”工程,让处处都有水泥马路,并且还通了公交车了。家家户户都盖起了几层小洋楼,还装了电话,带着手机的乡亲随处可见,摩托车基本上每户都有,冰箱、彩电、洗衣机这些原来城里人家的专利,现在也飞入寻常百姓家。

  回首自己30年来的成长,也正是改革开放的辉煌历程,我倍感欣慰和幸福,因为是改革开放的好政策才让我这个农村娃接受教育、实现梦想,我相信改革开放的好政策还会继续带来更多奇迹、更多辉煌。

  

本站面向烟草业和成年烟民开放,含有烟草内容,如果您是18岁以下人士,敬请回避!
主管:福建省烟草专卖局(公司)办公室 承办:福建省金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闽B2-20090018 Copyright©1999-2010 福建烟草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