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您变了

 
来源:泰宁县局  作者:魏先进
更新时间:2008/10/10

  
        1966年冬天,我随父母从闽南迁移到闽西北山区的泰宁县龙湖乡龙湖村,那时山村寒冷无比,2岁的我只能躲藏在妈妈的襁褓中。贫寒与单薄,常常让我冷得发抖,手脚长满了冻疮,甚至流脓流血,岁月蹉跎,我渐渐与村里的孩儿们一起玩耍、一起上学,龙湖村便成了我的又一个故乡,一个童年的家乡。1979年上初中起,正逢国家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农村分田到户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农村经济发展,农民收入增加,有衣穿、饭吃,我感觉村子里的人多了起来,春天也显得温暖多了。可以说,我的成长伴随改革开放的进程,我的生活见证改革开放的成果,我与改革开放共益了30年。

  童年的记忆里,父亲每天天亮就下地干活儿,夕阳落尽才回家,披星戴月,辛勤耕耘,一天10个工分才八角钱,要养一家六口人,只能一天一餐吃米饭、二餐喝粥,更不用说穿暖穿好了。我同村里的孩子们一样,天天盼望着过新年,只有过年才给裁剪一件“的确卡”新衣服穿。家父为供我四兄弟上学,利用早晚时间做些农家用具什么的卖点钱,却被“乡干部”说是“资本主义尾巴”给“割除”了,家贫无济下,我大哥、三哥被迫相继辍学加入生产队伍。暑假,我也去生产队放牛挣一天3个工分,平时放学回家帮母亲挑水、割草种菜,累得汗珠淌到嘴里咸咸的。说实话我有时候会偷懒,躺到路边、田垄上看流过的云、听掠过的风。童年的生活并不富裕,窝头咸菜是饭桌上的主角。晚上经常没电,家里点着煤油灯,第二天每人都有两个黑黑的鼻孔。

  自从责任田分产到户后,我家生活慢慢地有了变化。白米饭成了家常便饭;村民集体出资把井水引到家家户户,再不用去村头井里挑水喝了;家父曾被“割”去的“尾巴”也再拣起来了;父母因为粮食产量提高而笑逐颜开。而令我最高兴的是,家里买了一辆自行车,学骑而被摔得鼻青脸重,也还乐而忘返;还有老二学校毕业参加工作后,买了一架国产海欧牌照相机,不久被我偷走十多天到处拍照,实话说我帮别人照相还挣了点钱花,不料回家挨了我二哥狠狠的一揍,让我体验了一回快乐与“痛”快的感受,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当时的不该。

  我的中学时代是在离家很远的寄宿制学校度过的。从此我习惯了每个月才回家一次,每次回家都能看见一些可喜的变化。村里一此人开始做起了买卖生意,墟天赶集的人增多了,有的人开始外出打工、经商,在家晒太阳的老人谈起儿孙眼含笑意。我考上中专学校读书以后,半年才能回家一趟。每趟回家乡发现新瓦房多了,一家比一家宽敞明亮。我家三个哥哥也都搬进了自己的新房,添置了黑白电视机、沙发,父亲说:“现在可好了,想多干可以干,可是耕地用上拖拉机,锄草用上除草剂,剩下的点活儿不够我和你大哥干了。”“老二种上了反季节蔬菜,在乡里还小有名气,听他说要去上海发展。”“老三在种植烟叶,面积一年比一年多了。”

  如今,我已经在县城工作22年了。辛劳一辈子的父母都已去世多年,每年回乡几趟看望在家种烟的老三,都会看到新的变化,“村村通”工程让我村经济更活,乡亲们的腰包更鼓了;春天田里全是烟叶绿油油的,好看极了;夏天成片烤房群中,竟是村民在烘烤烟叶,忙得很;秋天烟草站里,村民拉着一车车烟叶来交售,看着存折数字的增加,开怀笑了;家家户都装了电话,乡亲们普遍购用了手机,有的都换了好几部了;路上骑自行车的人越来越少,骑摩托车、开汽车的人越来越多。至于家乡的老三,添了拖拉机、买了摩托车、换了大彩电……家乡,您变了,变得那样美丽而富有。虽然成了城里人,但我知道是第二故乡的乳汁哺育长大的。

  我有幸成长、而立在改革开放的30年里,我愿一如既往追随她,与她同行。

  

本站面向烟草业和成年烟民开放,含有烟草内容,如果您是18岁以下人士,敬请回避!
主管:福建省烟草专卖局(公司)办公室 承办:福建省金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闽B2-20090018 Copyright©1999-2010 福建烟草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