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 首页->影响
产品责任
来源:烟草在线 更新时间:2009/3/20

        《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生效,使各国对烟草产品制定了名目繁多的约束条例和法律,包括卷烟包装、警语、销售等各个方面。这些法律都是要求严格遵守的,明确规定了烟草公司的应承担的诸多责任。烟草公司能否负担起所有的诉讼?

        最引人注目的诉讼当数2005年美国司法部控告美国几大烟草公司的2800亿巨额索赔诉讼。在这此诉讼中,知名烟草公司均在被告之列:占有美国50%烟草市场的菲利普•莫里斯公司(万宝路)及其母公司奥驰亚集团、雷诺烟草、布朗•威廉姆森烟草及其母公司英美烟草、洛里拉德烟草和利吉特烟草。两家老牌烟草机构——烟草研究院与烟草研究委员会也未能脱身事外。

        这是继1998年烟草业与政府达成了2060亿的大和解协议后,政府再次向烟草公司提出巨额索赔要求。当时,全美46个州的州政府因卫生保健费用大幅攀升,对烟草业提出了联合诉讼,在处于明显不利地位的情况下,4家最大的烟草公司——菲利普莫里斯公司、洛里拉德公司、雷诺烟草与布朗•威廉姆森公司,不得不与46州签署了《大总和解协议》,答应在未来25年内向这些州赔偿2060亿美元,用于补偿因吸烟引起疾病的费用,以及防止、教育青年减少吸烟的公益事业。这成为美国历史上庭外和解赔偿数额最大的一桩诉讼案。

        此外,在加拿大,帝国烟草公司也遇到了政府指控其以前逃避税收,因此要求支付补偿的诉讼。而在欧洲,跨国大烟草公司也遭遇到了欧盟提出的走私逃税案件的指控。虽然烟草公司对这些走私指控一概否认,但是这些政府却一直没有放弃诉讼的努力,并经常从各种渠道获得的烟草公司以往的文件中寻找走私的蛛丝马迹,以期达到烟草公司服罪认法的目的。

        除了这些政府不断提起的数额巨大的诉讼外,烟民对烟草公司提起的诉讼也在日益增加,并且不断传来胜利的消息。烟民对决大烟草公司的诉讼最初是从美国燃起的。1997年11月,加州法院判决洛里拉德烟草公司向一位因吸烟而损害健康的人赔偿150万美元,这是美国烟草公司首次公开向吸烟受害者做出赔偿。之后的烟草赔偿案一发不可收拾。最频繁的一段时期,几乎40个州都在审理相关诉讼,美国烟草业陷入四面楚歌的困境。

        在2005年2月16日,美国杰克逊县的陪审团判定一位吸烟近50年的冤死妇女控告库尔牌卷烟制造公司的诉讼案的家人获赔2000多万美元,这是针对密苏里州一家烟草公司的最大一笔赔偿金。而在2004年10月份,洛杉矶的一个陪审团裁定,菲莫美国公司赔偿一位患有肺癌的吸烟者280亿美元。一位法官后来把这笔损害赔偿金削减为2800万美元。此前在2001年6月的纪录是控告烟草公司的个人获赔30亿美元。加州一法官后来把这个数字削减为1亿美元。

        现在,个人对烟草公司的诉讼已经不仅仅局限于法律意识极强的美国,同样发生在加拿大、欧盟、韩国以及中国也有个人诉讼浮现。而且随着人们健康意识的增强而有增加的趋势,,索赔的金额数目也会越来越大。
从目前的趋势来看,烟草产品由于本身固有的产品缺陷,会对消费者的健康造成一定的危害。这成为烟草公司遭遇诉讼最主要的原因。恐怕烟草产品危害人体健康的性质一天不改变,烟草业遭遇的诉讼一天就没有尽头。
谁承担了巨额诉讼费用

        烟草诉讼一方面造成烟草公司承担高额的损失。从表面上看,完全由烟草公司承担了赔偿损失。但是到目前为止,巨额的诉讼费用并没有压跨烟草公司,这些公司仍继续向前发展。其中的原由是实际上,烟草公司通过提高烟价的方式,把这些费用转嫁给了消费者。比如,在美国大烟草公司与政府签署了大和解协议后,就开始提高卷烟的价格,从而把这些负担转嫁给了消费者。

        那么烟草公司为什么能把这些费用通过提高烟草产品价格转嫁给消费者的呢?除烟草产品的独特性和烟草公司普遍采取的保守稳健的财政政策,分析家普遍认为,核心原因在于烟草业存在一个事实上的价格联盟。
美国烟草工业自20世纪以来,逐渐形成了4~6个大的烟草工业集团,目前最大的五家公司——菲利普莫里斯、雷诺美国、布朗•威廉姆森、罗瑞拉德和利吉格特在美国市场占有率超过99%。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美国市场香烟价格的涨幅高于同期物价平均增长幅度,尽管其中包含了生产和销售成本上升的因素,但很大一部分涨幅和成本无关。这种价格增长与成本增长长期分离的状况在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里是不可能出现的。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报告指出,有几点原因支撑大烟商的高价策略和烟草市场的不完全竞争状态:首先,烟草业高度集中,实力派寥寥。目前美国香烟市场容量450亿美元,最大的两家烟草公司占整个市场80%份额,其中菲莫公司占50%,而“五大”之外的几百家小公司只能分享不到1%市场份额。第二,香烟的嗜好性如此之强,以至于大多数烟民对烟价的小幅上涨,尤其是市场平均价格的提升缺乏敏感度。第三,各大烟草公司拥有共同的零售网络,任何价格上的变动会立即通过营销网络反馈到对手那里,促使对方迅速作出反应,从而使削价行动成为获利有限的短期行为,最终受损的是整个行业利益。

        而从根本上看,最主要的原因是由于烟草消费本身的致瘾性。烟草的致瘾性,使烟民很难戒掉烟草产品。结果烟价提高的结果是,仅在提价的一、两个月内,卷烟消费有所降低,随后卷烟消费水平又恢复到原来的水平。结果,消费者承担了烟草公司应承担的巨额赔偿费。如果烟民对烟草产品不上瘾的话,恐怕烟草产品在不合理涨价后人们就会离之而去。

        对于“价格同盟”的说法,大烟商们向来严词否认,但英国一些市场专家却从陈年旧账中发现了英美烟草在全球23个卷烟市场与其竞争对手协调烟价的有力证据。这些资料不仅揭露国际烟草巨头结成实质的“价格联盟”,同时他们还私下谈判划分市场份额。

        虽然从市场角度看,任何“价格联盟”行为都是不道德的,但美国政府近年来对待烟草业的态度却显示,官方其实有意促进烟草业进一步集中和提升烟价。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分析报告称:“烟草业垄断趋势的加强和相互间协调性的提升有利于进一步提高烟价,这一方面能够维持烟草业目前的盈利水平,另一方面也能使烟民减少的趋势得到进一步加强。”

        不过,随着烟税所导致的烟价不断增长,消费者也开始寻找各种途径来满足自己的需求,甚至购买假冒和走私卷烟,从而使烟草公司把费用转嫁到消费者的能力越来越弱了,烟草公司将会越来越多地承受这些诉讼费用。随着诉讼费用的增多,未来大烟草公司因此而破产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烟草产品减害是趋势

        另一方面,烟草诉讼的增长也使烟草公司意识到解决烟草产品的危害才是最根本的途径。如何生产出既能满足烟民需求同时又能降低危害的烟草产品成为烟草公司当前考虑的主要问题。

        尽管世界卫生组织一再声明,低焦减害烟草产品并不能降低对人体健康的危害,但是还一直敦促各国把降低卷烟的危害当做主要的任务来抓。因此烟草业毫无选择余地,降焦减害是唯一趋势。

        2004年7月,英美烟草韩国公司开始推出世界上第一种1毫克超细碳过滤嘴“时尚”(Vogue)品牌,以满足越来越关注健康的吸烟者的需要。这也标志着低焦油卷烟已成为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关注自己健康的一个例证。

        从国际上看,降焦减害已成无法逆转的潮流。中国也不可避免地被挟带卷入了低焦油潮流中。我国已经有20年的降焦减害历程。从1983年到2003年的20年间,国内卷烟的平均焦油含量从当时的27.27毫克/支每年下降0.63毫克,200年已经下降到15毫克/支,2005年则计划要降低到12毫克。尽管取得了明显的成果,但与国际相比,仍有差距。

        到目前为止,经过世界各国烟草科研技术人员多年的研究,已摸索出一整套降低卷烟焦油的有效方法。这些方法总体上可分为,农业技术和工业技术降焦两个方面。

        农业技术则是指培育低焦油烟叶以及在采用专门的降低焦油含量的烤制方法,从源头上着手解决焦油问题。在美国,维克托烟草公司培育了专门用于生产低焦油卷烟的低焦油含量的烟草。目前,我国也注意到对新型烟叶的培育,在江苏南通和山东诸城都有低焦油烟草的种植,并且得到了卷烟公司的认可。

        工业技术降焦则是通过膨胀烟丝、梗丝技术、滤嘴通风稀释技术、高透气度卷烟纸、加香加料等技术手段进行降焦。

        也许有一天,烟草公司能研制出一种完全没有危害的烟草产品来,到那时,烟草公司将不再经受这些诉讼之苦了。

        附《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相关条款

        责任

        1.为烟草控制的目的,必要时,各缔约方应考虑采取立法行动或促进其现有法律,以处理刑事和民事责任,适当时包括赔偿。

  2.根据第21条的规定,各缔约方应相互合作,通过缔约方会议交换信息,包括:

  (a)根据第20.3(a)条有关烟草制品消费和接触烟草烟雾对健康影响的信息;

  (b)已生效的立法、法规以及相关判例的信息。

  3.各缔约方在适当时并经相互同意,在其国家立法、政策、法律惯例和可适用的现有条约安排的限度内,就本公约涉及的民事和刑事责任的诉讼相互提供协助。

  4.本公约应不以任何方式影响或限制缔约方已有的、相互利用对方法院的任何权力。

  5.如可能,缔约方会议可在初期阶段,结合有关国际论坛正在开展的工作,审议与责任有关的事项,包括适宜的关于这些事项的国际方式和适宜的手段,以便应缔约方的要求支持其根据本条进行立法和其他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