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首页     最新报道     国庆安排     庆典图片     八闽聚焦     主题征文     纪事     成就     人物     发展     影像     抒发祖国     祝福祖国
 
 
1998年抗洪:军民团结战胜百年未遇特大洪灾
来源:新华网 更新时间:2009/9/15

  【前言】

  1998年抗洪救灾的情景人们至今记忆犹新。众志成城,百年不遇的长江特大洪水屈服在全民族团结一心所迸发出的移山伟力前。

  随着长江三峡工程的巍然崛起,“九八抗洪”的情景很可能将一去不再。然而,可以断言,大江淘尽英雄,而“九八抗洪”之精神——那种在危难时刻全体民众所迸发出的坚强和勇气,力量和自信,那种品格和精神,已经积淀在我们民族的血管里、性格里,天地长存,日月永驻。

  1998年10月8日,人民大会堂,全军抗洪抢险庆功表彰大会在这里隆重召开。党和人民在这里又一次给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以崇高的荣誉。

  "在今年的抗洪抢险斗争中,人民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发挥了突击队和中流砥柱的作用,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建立了卓越的功勋,赢得了举国上下的高度赞誉,也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好评。""我军充分展示出坚决听从党的指挥,视人民利益重于一切的高度政治觉悟。

  人们的思绪仿佛被江主席铿锵有力的讲话带回了几个月以前,把一幅幅气势磅礴的抗洪抢险画卷重又展现在人们面前。

  1998年,几年一度的厄尔尼诺现象和拉尼娜现象大发淫威,世界范围内天灾不断,幅员辽阔的中国也未能免受其害。

  这是一个不寻常的夏天,入汛以后,由于气候异常,全国大部分地区降雨明显偏多,部分地区出现持续性的强降雨,雨量成倍增加,致使一些地方遭受严重的洪涝灾害。长江发生继1954年以来又一次全流域性大洪水,先后出现8次洪峰,宜昌以下360公里江段和洞庭湖、鄱阳湖的水位,长时间超过历史最高记录,沙市江段曾出现45.22米的高水位。嫩江、松花江发生超历史记录的特大洪水,先后出现3次洪峰。珠江流域的西江和福建闽江也一度发生大洪水。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黑龙江、吉林、内蒙古等省区沿江沿湖的众多城市和广大农村,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都受到洪水的严重威胁。水,人类赖以生存的生命之水,在它狂乱肆虐的时候,成了危害人民生命财产的猛兽。

  九江告急,荆州告急,武汉告急 大庆告急,哈尔滨告急。灾情一次次传向北京,传向中南海。一时间,洪水成了大江南北的共同话题,抗洪抢险成了长城内外的一致行动,一幕幕催人泪下、感人至深的动人画面在洪水中上演,一幅幅战天斗地、可歌可泣的雄壮乐曲在三江奏响。

  坚决战胜这场洪水,是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保卫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成果的一场重大斗争,也是对中国人民与天奋斗的勇气、信心和力量的一场严峻考验。

  一

  自6月中旬进入汛期以后,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中央军委密切注视"三江"地区的气候变化和江河汛情,高度关注灾区群众的生命安全和切身利益,直接指挥这场斗争,始终与抗洪军 民心心相连,同舟共济。

  抗洪初期,江主席就根据受洪灾威胁地区的实际情况,审时度势。明确提出了"严防死守"、"三个确保"--确保长江大堤安 全、确保重要城市安全、确保人民生命安全的战略方针;在长江抗洪抢险最危险的时刻 江主席果断下令,调动30多万部队紧急驰援,仅长江流域,就形成新中国成立以来用兵最多、以优势兵力打歼灭战的战略布局 人民解放军大规模投入抗洪抢险,军民协同作战;在长江抗洪决战决胜的关键时刻,江主席亲自下达决战总动员令,要求广大军民坚定信心,坚持坚持再坚持 直到取得最后的胜利;当抗洪军民战胜了8次洪峰,取得了抗洪斗争伟大胜利的时候,江主席又一次亲临江西、湖南、黑龙江等灾区视察,肯定军民抗洪的伟大胜利,对全国军民发扬抗洪精神,重建家园,发展经济作出了具体部署。

  在肆虐的洪水面前,在复杂的局势面前,在事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关键时刻,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决策英明正确。党中央、江主席所作出的一系列重大决策,为整个抗洪斗争指明了方向,为广大军民出色完成任务,为夺取抗洪抢险的全面胜利提供了坚强的政治保证。

  人们不会忘记,7月20--21日 三峡地区和长江中下游地区普降大到暴雨,尤其是武汉连降特大暴雨,长江第2次洪峰将于23日通过武汉,第3次洪峰正在形成。这些引起了江主席关注,他打电话给国务院副总理、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总指挥温家宝,要求沿长江各省市特别是武汉市要作好迎战洪峰的准备,严防死守 做到确保长江大堤安全,确保武汉等重要城市安全,确保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7月28日上午 江主席打电话给中国气象局局长温克刚,询问长江中下游地区的天气变化情况 要求气象部门严密监视天气变化,为抗洪抢险做好服务工作。

  7月31日,江主席在总参作战部电文上批示,在这次水灾中,"广州军区、南京军区及时组织部队抢险救灾,充分体现了人民军队的光荣传统,进一步密切了军政军民关系。"江主席的指示,给部队以极大的鼓舞和鞭策。

  8月6日,是长江沿线惊心动魄的一个夜晚。那天,荆江水位第一次超过分洪线。江主席打电话给温家宝指示,在原来基础上再增派部队,宁可多一点。江主席说多一点有三条好处:一个可以锻炼部队,这是和平时期对部队一次很好的摔打和考险的机会;二是可以增强人民的勇气,老百姓一看解放军来了心里就有了底,增强人民严防死守、保住大堤的信心;三是可以密切军民关系,加深军民鱼水之情。

  8月7日夜,在汛情最危急的关头,江主席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专门听取了国家防总的工作汇报,对长江抗洪抢险工作作出了重要决定。这一天,九江大堤决口,江主席打电话给张万年副主席,指示及时调遣部队支援九江堵口抢险,要求不惜一切代价堵住长江决口。

  8月13日,长江出现第5次洪峰时,江主席冒着酷暑赶到湖北。江主席乘飞机赴沙市。一路察看险情,一路鼓舞部队。

  在洪湖大堤,江主席面对眼前虽经几十昼夜拼搏,却仍然精神抖擞的英雄部队,动了感情。参战部队打出了自己的口号和标语:"空降兵部队坚决执行江主席命令,誓与长江大堤共存亡!"

  江主席大声说:"你们当中有'上甘岭特功八连',上甘岭的精神永远活在全军指战员心中。你们当中还有黄继光生前所在部队,黄继光英勇献身的精神也永远铭刻在广大军民的心中。

  "现在,长江沿岸的抗洪斗争已经取得了决定性胜利。但是我们丝毫不能放松警惕,我们一定要继续发扬不怕疲劳、连续作战的精神,夺取抗洪抢险斗争的全面胜利!同志们有没有这个决心?"

  "有!""坚决完成任务!""请党中央放心,请江主席放心。请全国人民放心!"毫不犹豫的回答,响彻云宵的回答。

  8月14日,江主席在武汉发表重要讲话,发出决战总动员令。

  8月16日,长江第6次洪峰奔涌而来时,长江水位超过保证水位。按照预案,当水位超过45米时,就要考虑主动分洪。在这关系荆江分洪区几百万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千钧一发的时刻,广州军区前线指挥部记下了这样一段不平凡的作战值班记录。"军委副主席张万年紧急电话指示:江主席命令:一线部队'全部上堤,军民团结,严防死守,决战决胜'。"

  8月25日,当长江第7次洪峰到达时,江主席打电话给张万年副主席,了解洪湖地区抗洪部队兵力部署情况,就迎战第7次洪峰发布了指示,要求抗洪抢险部队高度警惕,充分准备,全力以赴,军民团结,以洪湖地区为重点,严防死守,坚决夺取长江抗洪决战全面胜利。

  9月3日,江主席来到湖南抗洪救灾第一线视察指导工作。

  人们同样不会忘记,在嫩江、松花江发生特大洪水之际,江主席对东北抗洪工作的关注。

  8月18日晚,江主席两次打电话给温家宝,询问嫩江、松花江的抗洪救灾情况,并委派温家宝到黑龙江、吉林、内蒙古慰问抗洪军民和受灾群众。接着,江主席又打电话给黑龙江省委书记徐有芳,详细了解黑龙江的抗洪形势。

  8月19日晚,江主席又同到达哈尔滨的温家宝通电话,了解哈尔滨的城市防洪情况,再次重申了"三个确保"。

  9月5日 江主席到黑龙江省视察灾情,慰问军民,指导抗洪救灾工作。

  在整个抗洪抢险过程中,以江泽民同志为首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的同志都一直密切注视着全国抗洪抢险的形势,对受灾地区的群众十分牵挂。他们每天了解汛情、灾情和气象的变化,常常夜不能寐,深夜同在抗洪第一线的负责同志通电话,商量抗洪抢险的方案,研究部署工作。江主席原定9月初对俄罗斯和日本的访问,也推迟了。

  按照军委江主席的指示和部署,四总部对抗洪抢险斗争进行了具体指导。中央军委委员、总参谋长傅全有率总参谋部,坚决执行江主席的指示,按照军委的决策部署,像组织重大战役一样,及时向部队下达各种指令,协调部队开进。总政治部及时指导部队开展抗洪救灾中的政治工作,中央军委委员总政治部主任于永波率四总部工作组,代表江主席赴长江抗洪一线慰问广大官兵。总后勤部积极做好抗洪一线部队的物资保障工作,中央军委委员、总后勤部部长王克要求:凡抗洪前线所需的物资、经费,都要快办、特办。中央军委委员、总政治部副主任王瑞林,也十分关心部队的抗洪救灾,经常询问一线部队的情况。中央军委委员、总装备部部长曹刚川领导总装备部竭尽全力保障抗洪一线的装备开得动、用得上。

  8月16、17日,长江第6次洪峰向中下游逼近;松花江干流哈尔滨水位超过历史最高水位,内拉海等坝相继溃决,洪水直逼大庆。为了保证抗洪抢险斗争的全面胜利,中央军委决定,再次向抗洪前线增派数万兵力;总后勤部决定,再次为抗洪部队增拨专项经费4000万元,用于生活和卫生防疫;总装备部决定,紧急补充给抗洪部队3000余万元的抢险装备器材和l600万元维修经费。

  事实证明,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是夺取这次抗洪抢险斗争全面胜利的根本保证。抗洪大军的精神力量的很大一部分就来自于,每到抗洪的关键时刻,前线军民都能在最危险的地段见到中央领导同志的身影。江主席亲临险区点兵布阵,李鹏委员长、朱镕基总理到一线慰问军民,温家宝副总理五下长江督战等,给战斗在一线的官兵以巨大的关怀和鼓舞。中央和军委领导的亲切接见和慰问,极大地激发了广大官兵的士气,鼓舞了斗志,成为广大官兵顽强拼搏的力量源泉。

  二

  这是一个充斥着无情的洪水却又充满强烈情感的夏天。洪水浩荡,泥沙俱下,却挡不住大江南北真情的奔涌,挡不住无数抗洪英雄义无反顾的脚步。

  千里长堤,军旗招展。每一面猎猎飘扬的战旗,都浓缩着一支支英雄部队的光荣历史,战争年代它们曾经插上敌人的阵地,夺取一次又一次血战的胜利;如今,他们又成为千里长堤上的一抹抹最亮丽的风景、一道道最响亮的无声号令、一面面最震撼人心的鲜艳红旗。

  点点迷彩,汇成绿色的海洋,当洪水带来的灭顶之灾袭向灾区人民时,他们首先看到的是身穿迷彩的解放军战士,是他们,在洪水面前用血肉之躯筑起了钢铁长城。洪水无情人有情,点点迷彩为洪水中的人民群众带来生的希望。听,那一首首来自抗洪大堤上的战地歌曲,正是点点迷彩的心声!

  在这些"新时期最可爱的人"中间,许多战士都是十八九岁的独生子女,平时在家里都是"重点保护对象"。但是,在抗洪抢险的第一线,他们个个都是铁打的英雄汉,都是人民的保护神,都是洪水中生的希望。

  在抗洪抢险最紧张的关头,无论你走到哪里,都会看到解放军战士的身影,听到他们的豪言壮语,"誓与大堤共存亡"、"人在堤在,水长堤高"、"不获全胜,决不收兵"。

  让我们把镜头对准那一个个惊心动魄的时刻吧。

  镜头一:8月1日,晚上8点25分,湖北嘉鱼簰洲湾。

  一场灭顶之料突然袭击簰洲湾。由于民垸发生管涌进而溃口,溃口由10米迅速扩大到800余米,4亿多立方米的洪水以8米高的落差,疯狂地扑向垸内。垸内有一镇一乡、29个村庄、53000余名群众。垸内群众被这突如其来的洪水惊呆了。一时间,逃难的人群,拖儿带女,四处寻找生还的希望。

  这时候,赶去抢堵管涌的广州军区舟桥旅某营199名官兵和广州空军高炮五团某连的170多人,在湖北省军区政治部主任戴应忠少将率领下,半路上与洪水遭遇。

  咆哮的洪水向这支抢险队伍劈头盖脸扑来。顷刻间,走在最前面的戴主任的指挥车便被淹没在滚滚浊浪中。5分钟后,洪水已经淹到了大卡车的车厢。面对突然变化的形势,戴主任大声让战士把自己的命令向后面传达:赶快用铁锹捅破顶棚伪装网;会水的和不会水的结成对子;立即脱掉外衣和鞋子;就地抢险,不惜一切代价把群众救出来。

  水势越来越大,官兵们在戴主任的组织指挥下,在洪水中相互呼喊着同伴的名字,吹响救生圈上的哨子,使不少灾民与官兵都集结到一片小树林里,等待救援。

  身陷洪水之中的官兵们自我组织起来,抢救群众。"抗洪英雄"、高炮五团某连指导员高建成,在危急关头,把救生衣让给了不会游泳的新战士,在洪流中继续指挥被洪水冲散的战士自救互救,在连续救出8名群众和战士后,自己却因体力不支被急流冲卷走了,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战士罗伟峰,连续7次下水,把7名群众救上了大堤。当他第8次跳进洪水中时,被一位老大爷死死抱住,动弹不得。危险之中,小罗抱住了一棵大树,使尽全身的力气,双腿紧紧夹住树干,让老人坐在自己的肩上。整整一夜,水涨一寸,他就将老人往上顶一寸,硬是用自已的肩膀顶着老人,一直坚持到天亮。

  仅仅一个小时后,簰洲湾大救援就开始了。空军某部和武警某部从不同方向展开了大营救,陆航某部3架直升机冒险向下空投救生器材,不久,海军某部也火速赶到,加人营救的行列。

  小江栅,这个凭着对生命的渴望在小树权上坚持了整整一夜的小姑娘,被武警战士救起。营救小江珊的镜头,让全国亿万观众为之动容。正是通过这个镜头,全国上上下下都知道了江珊,知道了在洪水中挣扎的灾民们强烈的求生愿望,知道了在洪水中奋力救援的解放军官兵。

  镜头二:8月7日中午,九江城防大堤4--5号闸决口。

  洪水湍急,决口由3米逐渐扩展到近60米,堤内堤外落差高达7米多,九江城区50万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危在旦夕。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南京军区抗洪指挥部紧急调遣部队向决口地段集结,军区司令员陈祖德、政治委员方祖岐要求抗洪抢险部队不惜一切代价堵住决口,同时在市区西部构筑第二道防线,坚决把洪水挡在城区外面,军区副司令员董万瑞连续3昼夜都在现场指挥。

  8条民船被成功地沉到了决口处。水势虽有所减缓,但汹涌的洪水仍穿过沉船底部空隙往堤内奔涌,形势仍然十分危急。当晚6点多,驻浙某师两个团和驻闽某师以及武警某部官兵共1500余人陆续乘船抵达决口处,后续增援部队源源不断地赶到。

  一袋袋碎石、煤炭、稻谷被投放到水中,在沉船外侧筑起一道新的围堰。8日晚,北京军区某集团军220名擅长打桩堵口的工兵被空运到九江,9日清晨投入战斗。他们采用新技术,在决口两侧直接用钢管搭架子投放石料。

  洪水面前没有退路,只能咬紧牙关,坚持到底。大堤上拉着一幅醒目的标语:"抗洪抗到水低头,堵口堵到水不流"。 在这场恶仗中,很多人连续战斗30多个小时,有的甚至两昼夜没有合眼,先后有20多人因脱水和疲劳过度昏倒了。战士翟冲在大堤奋战38个小时,昏迷不醒,被送进医院。在医院,他1次停止心跳10分钟,8次停止呼吸,昏迷时间长达42.5小时。成千上万九江市民自发前往医院看望翟冲,他们在心底里呼唤:"小翟,你是为我们九江累倒的!"

  在3个昼夜的决战中,解放军和武警部队24000多名官兵共填筑土石方12万立方米,筑坝用钢材80吨,堵口沉船10艘。

  10日,九江决口的第三天晚上8时,决口封堵成功。洪魔在钢铁般的官兵们面前无可奈何地低下了头。

  在中国灾荒史上,长江干提多次溃决,每次决口之后,人们只能望水兴叹,任大水冲毁自己的家园。可是历史会永远记住1998年的夏天,在九江,中国乃至世界防洪史上的一个奇迹诞生了,这就是堵住了长江干堤的决口。

  在堵口的决胜时刻,朱总理动情地对官兵说:"感谢你们!人民感谢你们!"

  9月4日,江主席来到九江决口处,高度评价了参加堵口部队的英雄事迹。他说:"20多天以前,就在这个地方,九江城防堤决口,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正是你们临危不惧,团结拼博,堵住了决口,保卫了人民的生命财产,保卫了长江干堤,保卫了九江。""你们以实际行动,谱写了一首壮丽的凯歌,创造了人间的奇迹!"

  镜头三:万里长江,险在荆江。

  荆江全长300多公里,上起湖北枝城,下至湖南城陵矶,这段河道蜿蜒曲折,泄洪不畅,汛期往往成为地上悬河。荆江大堤作为武汉防洪的重要屏障,历来是抗洪抢险的重中之重,险中之险。空降兵某军1.5万名官兵就守护在这抗洪形势最为险恶的300多公里的堤段上,奋战79天,度过了79个不眠之夜。

  8月10日,洪湖燕窝八八潭堤段发生特大管涌。洪湖一旦发生溃口,将直接威胁江汉平源80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包括武汉三镇在内的800多万人的生命财产以及京广铁路的安全。

  1500多名空降兵突击队赶到现场,面对险情,他们同时实施"正反二级导滤"和"抽水反压"两种方法抢险堵口。官兵们奋力突击,仅用14小时就在管涌周围筑起了一道高1.5米、周长500多米的围堰 很快控制住了险情。

  8月16日晚,空降兵某军"黄继光连"连长在长江大堤上用移动电话拨通了中央电视台赈灾义演晚会电话,代表正在迎战长江第6次洪峰的全体官兵向全国人民表示:誓死守住长江大堤。

  8月17日,第6次洪峰到达荆江大堤。面对汹涌而来的洪峰,万余名空降兵官兵发出震撼天地的誓言:坚决执行江主席的指示,誓与大堤共存亡!人在堤在,我在人民生命财产在!"这一天,空降兵官兵奋战24小时,排除了28起重大险情。

  79个日日夜夜,空降兵部队先后排除了300多处险情,创造了未溃一堤一圩的奇迹。保住了荆江大堤,保住了武汉三镇,保住了长江以北几百万人民的家园,也就保住了京广铁路。为此,在10月8日召开的全军抗洪抢险庆功表彰大会上,江主席亲自将一枚一等功奖章颁发给该军军长马殿圣。这是我军参加抗洪抢险官兵中唯一荣立一等功的将军,也是对空降兵某军集体的褒奖。

  在这场南北两线同时进行的抗洪大战中,全军和武警部队通力协作,并肩作战,谱写了一曲诸军兵种大会战的抗天歌。空军航空兵出动飞机上千架次,源源不断地将抗洪大军和物资器材投送到抗洪一线;海军潜水兵在长江和松花江冒着生命危险,进行水下探摸和摄像,海军航空兵配合地方水利部门进行航空遥测,为抗洪指挥部提供准确的资料;陆航出动几十架直升机,及时进行空中侦察指挥,投送抢险救灾物资,解救被困人员;舟桥部队出动近千艘舟艇,救群众,运物资;通信兵部队先后为抗洪部队调用长途电路251部,架设程控电话2588部,配发移动电话1358部,做到抗洪部队战斗到哪里,通信就开通到哪里。

  经过两个多月的顽强拼搏,广大军民战胜了一次又一次洪峰,成功地保住了大江大河大湖干堤的安全,保住了重要城市的安全,保住了重要铁路干线的安全,保护了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从全局上看,全国抗洪抢险斗争取得了决定性的伟大胜利。

  1931年,长江发生全流域大水,长江干堤决口 350多处,武汉三镇被淹3个多月,沿江平原、洞庭湖区和鄱阳湖区大部被淹,死亡14万多人,到处是衷鸿遍野、民不聊生。1998年长江再次发生全流域的大水,大部分江段水位超过了1931年,但损失却要小得多。万里江堤巍然屹立,沿江城市秩序井然,人民群众安居乐业。这就形成了鲜明的历史对照。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滚滚洪流,更显示出子弟兵的英雄本色。在这次抗洪抢险斗争中,我们的军队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说明,他们是党和人民完全可以信赖的革命队伍,是保卫国家安全和人民利益的钢铁长城,是保卫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坚强柱石,是新时期最可爱的人。

1998年夏天,在长江抗洪斗争中,荆江是否分洪无疑是其中最惊心动魄的一幕。当时,荆江洪水超过国务院“钦定”的分洪争取水位,一次重大抉择摆在人们面前:分洪,意味着921.34平方公里大地转眼化为泽国,33.5万人要转移,造成150亿元的经济损失;不分洪,如果决口,江汉平原、武汉三镇都将被淹,那损失就不是用百亿千亿所能计算得了的。彭子强撰写的《本届政府没有分洪———’98荆江分洪高层决策纪实》,介绍了中国最高层领导在千钧一发之际,是如何做出重大决策的。

  荆江水情让朱总理大吃一惊 温家宝临危受命空降沙市

  1998年8月6日傍晚。一架飞机从北京机场升空,向湖北荆州方向飞去。温家宝副总理沉默地坐在舷窗旁,这位国家防总的总指挥,要把抗洪战役的“指挥部”搬到长江边,搬到最险要的荆州边上来。

  8月5日,他看到了湖北省委、省政府《关于荆江河段险恶形势的紧急报告》。报告说:根据荆江防洪异常严峻的形势……,准备作好荆江分洪区人员的安全转移工作……必要时,请求启用荆江分洪区。

  温家宝看到事态严峻,立即报告朱总理,其实几乎在同一时刻,朱总理也看到了这份报告,不禁吃了一惊。因为就在7月上旬,在荆州市他曾公开回答省市领导和新闻媒体说:“本届政府不考虑分洪。”万万没想到,事隔才多少时日,荆州的沙市水位已超过44.67米,离1985年国务院“钦定”的荆江分洪争取水位45.00米只差0.33米,形势非常严峻,令人震惊!

  出发前,江主席、朱总理交代他说:中央原则同意湖北省委、省政府的报告,只提出一条,这就是分洪的批准权限在中央、国务院,是否分洪必须经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讨论决定。只有这一条必须由中央批准。

  晚上9时45分,飞机在沙市机场降落。这已是温副总理今夏以来第四次飞抵荆州。他顾不上休息,连夜驱车赶往监利长江干堤险段实地视察水情。温副总理一边在大堤上巡视,一边掂量着湖北省委省政府上报国家防总和国务院的分洪预案,心情格外沉重。分洪,意味着荆江分洪区921.34平方公里大地眨眼之间化为泽国,意味着33.5万人要转移,意味着大约150亿元直接与间接的经济损失和灾后重建的巨大困难。不分洪,350公里长的荆江大堤守得住吗?如果决了口,江汉平原、武汉三镇都将被淹,那损失就不是用百亿千亿所能计算的了。两者之间,实在难于抉择,他心里还没有底,他必须进一步了解情况,找人谈话。

  分洪区旁崩堤人心动荡

  巨大压力下温副总理不轻言分洪

  凌晨2时,温家宝听取时任湖北省委书记贾志杰、省长蒋祝平和广州军区副司令龚谷成的汇报。谁知汇报者刚讲了十来分钟,有人匆匆进来,走到公安县委书记黄建宏身边,悄悄告诉他,孟溪大垸溃口了!黄建宏忙把这一消息传递给荆州市委书记刘克毅。刘克毅大惊失色,与王平市长耳语,王市长一听也十分震惊,两人不约而同地站起来,向副总理报告。刘克毅眼含泪水,声音哽咽地说:“副总理,凌晨1时左右,公安县孟溪大垸溃口了,它紧挨着荆江分洪区……”

  “救人要紧。”温家宝马上说,“会议暂停一下,后院起火了。”温家宝对省长蒋祝平说:“马上联系部队,冲锋舟,还要派直升机去投放救生圈。”温家宝以命令的口吻说:“你们荆州有困难,尽管提出来,救人要紧,中央会满足你们的需要……”温家宝又找解放军符部长联系部队支援孟溪大垸救人事宜,然后,会议继续。讨论的重点是荆江分洪的问题。

  省委、市委的一些同志认为是否分洪的问题已经迫在眉睫,应该赶快定下来。会议室的空气变得紧张起来,温家宝知道,这是由于孟溪大垸溃口而造成的心理压力,在气势汹汹的洪水面前,人们难免有些紧张。他沉吟片刻,说:“登机之前,江总书记一再在电话里叮嘱我,一定要确保长江大堤的安全。分洪问题要慎之又慎,一旦分洪,几十万人要转移,一百多亿的财产要付之东流。我认为孟溪大垸的事再大,仍是局部,还是要严防死守大堤,是否分洪,还要看一看。但是,绝不能放松分洪区群众的转移工作。”

  温家宝顿了顿,语气有些沉重地说:“不要轻言分洪,分洪需要报中央批准。省里提出分洪,一是要长江沙市超分洪水位45米;二是要水位仍在上涨;三是要长江上游、四川东部、清江流域继续下雨,发生大洪水。出现这三条,在这个情况下,我向中央汇报,经过中央批准,到时候可以下达分洪命令。分洪令下达以后,要再给群众一定的时间转移。”

  沙市洪水紧贴极限  九江大堤突然崩溃

  政治局连夜举行紧急会议

  荆江分洪区在什么情况下启用,国务院1985年6月25日下发的国发79号文件里写得确确凿凿:“当沙市水位达到44.67米(争取45米),预报将继续上涨时,即开荆江分洪区北闸6000立方米/秒至7700立方米/秒……”

  湖北省委、省政府《关于做好荆江分洪区运用准备的命令》是8月6日中午12时下达的。当时沙市水位已到达44.68米。按照省防指命令,荆州市前指必须在8月7日中午12时前完成分洪区群众的转移任务,也就是说必须在指挥部成立之时起的20个小时内,完成44年来从没有实践过的33.5万人和1.8万头耕牛的大转移,工作十分艰巨、紧迫。

  就在荆江分洪区群众撤离转移之时,中央在北戴河召开了一次极其重要的会议。

  沙市水位不断上涨的消息令朱镕基总理心中不安,8月6日晚7时,他与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曾庆红同志通了电话。第二天清晨六点钟,他就打电话找温家宝、贾志杰、蒋祝平三个人。三人的秘书都说刚睡下不久,总理想他们刚开完防汛抢险的会议,总是要眯一会儿,就说不要叫醒他们,我可以等。从6时等到7时,朱总理还是忍不住了,让秘书叫醒了温家宝。在详细谈完水情后,温家宝汇报说,守堤的军民情绪很高,纷纷表示决心死守长江大堤。朱总理听了很高兴。但是,这一天的洪水气势也异常凶猛。早晨6时,沙市水位44.75米;7时,44.81米;8时,已达到44.84米;9时,44.87米;到11时,已经是44.98米了。

  朱总理的心情随着水位的上涨也愈来愈紧张。更为严酷的是下午2时,九江大堤突然溃口决堤,这是万万没有想到的,真正是意料之外,惊动了中央。而沙市水位还在不断上涨,很快就要突破45米,这是荆江分洪的争取水位,朱总理更加不安了。晚6时他赶到北戴河向江泽民总书记报告,商讨对策。

  晚9时,中央在北戴河召开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会议在听取国家防总的汇报后进行了非常严肃的讨论,会议足足开了两个小时。这个会议诞生了《会议纪要》,形成了若干决议,即《中共中央关于长江抗洪抢险工作的决定》。《决定》授权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总指挥在沙市水位达到44.67米(争取到45.00米),并预报将继续上涨时,视其时洪水大小,部分或全部开启荆江分洪区的进洪闸(北闸)。闸)。启用时虑到分洪区群众的转移情况,确保分洪区群众的生命安全。

朱总理飞抵荆江前线强调  炸堤未必能解决问题

  8日上午,一夜未眠的朱镕基总理又亲自飞抵荆州。然后,在温家宝、贾志杰、蒋祝平的陪同下,朱总理来到荆江大堤观音矶。

  “这两天,我叫王忠禹一小时问一次水情。”总理说,“昨天会上,江泽民同志要我到湖北来,今天动身的时候我就知道沙市水位最近四个小时一直都没有涨。现在看来,水位有所下降,形势在好转,我感到很高兴。”

  晚上,在谈到荆江分洪问题时,朱总理说:“……谁来下分洪命令?现在常委会就定清楚了,授权温家宝。家宝同志跟我讲,就是下了分洪命令,也得等48小时,让群众跑出来才好。这句话非常重要,这也是常委的精神。……我们要对人民群众负责任,千方百计转移群众,给一定的时间,多顶一会儿再开这个闸。分洪以后,长江大堤的防守也不能放松。不要以为分洪后就万事大吉。1954年你这里分洪后,沙市水位下去了0.76米,到监利下40厘米,到洪湖只下20厘米。解决不了大问题,还是可能溃堤的。因为你分了洪,这里减轻了1米,但要垮的那个薄弱环节有减多少,还是可能垮的。因此严防死守在任何时候都不能松懈,不要把希望和幻想寄托在分洪上。”

  送走朱总理后,温家宝难以入眠,一个一直萦绕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的问题又浮上心际:“荆江分洪区真的没有一个人了吗?真的成了无人区了吗?听说有的移民偷偷跑回分洪区了?移民的生活状况到底怎么样?他们最担心的是什么?不行,我不能光听汇报,我得亲自去看一看,轻车简从,不要去惊动他们……”

  长江委专家反对炸堤

  温家宝仔细分析后决心严防死守

  到了8月16日,风云突变,形势又一次急转直下。下午16时整,当时的水利部部长钮茂生紧急电话,要求水文预报处在60分钟内回答六个要害问题。这是国家防总总指挥温家宝副总理要对启用不启用荆江分洪区进行最后的定夺!

  温家宝看到长江委的预报后,紧锁的眉宇舒展开来。他奉江泽民总书记和朱镕基总理之命,马上就要动身再飞荆州,此去荆州,分洪不分洪将见分晓,他表示要听听长江委的意见,并点名要见长江委主任黎安田和长江委的副总陈雪英……

  长江第四次、第五次洪峰顺利通过荆江后,水位已经逐渐回落。荆州人民好容易松了一口气,谁知风云突变,川东和三峡库区暴雨倾泻,清江流域山洪如瀑,致使8月16日的沙市水位在14时将回复到第四次洪峰时的超历史高位44.84米,在16时达到44.88米……预计在20时将超过45米大关。形势一下子到了最凶险的时刻。

  温家宝的飞机是晚上9时21分到达沙市机场的。省委领导请示汇报工作,温家宝告诉他们,先缓一步,他现在最紧迫的是要先找专家谈谈。

  陈雪英同黎安田一样是赞成不分洪的,他和黎安田对分洪有一个形象的说法,叫做不合算,划不来。“一碗水不用去拎大脚盆。”对分洪不分洪的争论或者说对立,关键之处在什么地方,陈雪英很清楚。为什么有相当的一些专家和行政领导主张分洪?因为他们不掌握应有的数据———最科学最准确的数据。没有这个东西,你就摸不透洪水的脾性,你就会产生畏惧心理。而黎安田和陈雪英有科学的准确数据。

  与陈雪英谈完话和看完黎安田的书面意见后,温家宝沉吟片刻,有专家和部队领导同志撑腰,他觉得决策可以定下来了,觉得应该向江主席和朱总理报告了,他拿起了电话……

  荆江分洪区没有炸堤 历史最高水位洪峰终于低头

  在向江泽民总书记和朱镕基总理汇报后,温家宝召见了省委书记贾志杰、省长蒋祝平,时间是17日凌晨1时30分。

  温家宝恳切地说:“所以我现在找你们商量,能不能坚持严防死守,咬紧牙关,顶过去。因为即使分洪,对洪湖堤段险情会稍有缓解,但作用不大。”

  温家宝还郑重地告诉当时湖北省的这两位主管:“我临来时,总书记交代,能不能考虑再看一下,坚持一下,慎重决策,坚守大堤。江总书记昨天已发出命令,解放军官兵全部上堤奋战两天,迎战洪峰。地方能否也下决心,让群众全部上堤,奋战两天,死守大堤。保住大堤,守住大堤,这是重中之重。同时也要加快分洪准备进度,拉警报,发通告,拉网式检查,不留一个群众,分洪的步骤、预案要搞好,检查每个环节,真正起到削峰作用,把损失降到最低限度。”

  8月17日9时,温家宝一行来到沙市,此时沙市水位45.22米,比1954年的最高水位高0.55米,高出分洪争取水位0.22米。洪峰最大流量达到53700立方米/秒,均创历史新纪录。他对江陵县委书记、县长和查堤人员说:“一定要严防死守,再顶一顶,水位就会下去,顶过这两天,就好了。我相信这个水位是今年的最高水位了。”不久,雨停了,水位开始缓慢下降,沙市水位降至45.17米。

  在百万军民的抗击下,长江洪水终于屈服了。“我们胜利了,中央的决策胜利了。”温家宝激动地说,“最厉害的第六次洪峰即将过去!”

  分洪区没有分洪,长江大堤安然无恙!

1998年8月7日下午1时10分,洪水肆虐,疯狂撞击长江干堤,江西九江城防大堤4至5号闸口的堤脚突发大管涌,随之塌陷溃决。瞬间,大堤被撕开5米多宽的决口。

  40米、60米……随着决口不断扩大,狂泻的洪水向九江城扑去,如不及时堵住,全城42万群众将陷入灭顶之灾,京九大动脉也会被拦腰切断……

  危急关头,南京军区领导命令参加抗洪抢险部队不惜一切代价抢堵决口,确保当地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随后,2000余名官兵、5000余名民兵预备役人员火速奔赴到现场。

  在决口上游一侧,南京军区某团官兵借助月光和探照灯光,同时从江堤和煤船两侧不停地抛投砂石和粮包,可湍急的洪流转眼间将砂袋、粮包冲得无影无踪。

  钢管运来后,官兵们随即将其绞成栅栏打入江底,然后飞速地抛块石、钢筋笼块等。

  8月8日下午4点40分,抢筑的围堰渐渐露出水面,当晚涌入决口的激流开始得到有效遏制。

  “部队换防!”现场指挥员董万瑞一声令下,从浙江境内千里驰援的1800名官兵赶赴到现场,一群生龙活虎的猛士顶了上去。

  到8月9日11时30分,经过连续46个小时奋战,决口处一道长243米的围堰合龙,东奔西突、四处泄溢的洪流被制服。决口处涌水的流量、流速明显减缓,为大堤直接堵口创造了有利条件。

  “洪魔”无情,人间有爱。一批批救灾物资也源源不断地运送到九江大堤上。铁路、公路、航空;陆军、空军、海军;武警、民兵预备役部队……159公里的大堤上,构筑了一道绿色的长城。至8月11日中午12时,钢木土石组合坝绝大部分露出水面,险情得到有效控制,肆虐的江水终于被驯服地调头向下游奔泻而去,大堤决口至此被全部封堵。

  从8月15日开始,紧急投入抢险的6500名官兵又连夜突击填料3万立方米,终于在第六次洪峰到来之前筑起了一道长453米的第三道围堰。至此,九江大堤堵口取得彻底胜利。

  许多水利专家这样评价,九江堵口成功不仅创造了中国水利史上的奇迹,也创造了世界防洪史上的奇迹。

1999年3月,中央军委颁布命令,授予广州军区某部战士李向群“新时期英雄战士”荣誉称号。

  李向群,男,汉族,海南省琼山市人。1978年9月出生,1996年12月入伍,1998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上等兵军衔。李向群的家庭拥有百万资产,他在优裕的生活环境中长大,但受到父母、老师的良好教育和影响,从小爱学习,爱劳动,能吃苦,守纪律,品学兼优,多次被评为“三好学生”和优秀班干部。他家富不忘报国,立志献身国防事业。入伍后,他刻苦学习政治理论和科学文化知识,写了近10万字的心得笔记;参加法律函授学习,被评为优秀学员。他苦练军事技术,在20个训练课目考核中获得17个优秀,是公认的训练尖子。他“身为特区人,不当特殊兵”,艰苦朴素,克勤克俭,关心同志,乐于助人,把节省下来的上千元津贴费捐给了家庭生活困难的战友和群众。每当群众或战友遇到危险时,他都挺身而出,奋勇救护,入伍近2年,他先后从水中、火中和爆炸现场救出过5名老人、儿童和战友。因表现突出,李向群曾被评为优秀士兵,受过嘉奖,荣立三等功。

  1998年夏季,长江流域遭遇特大洪涝灾害。李向群所在部队奉命赶到湖北荆州长江大堤执行抗洪抢险任务。李向群决心在抗洪抢险第一线为祖国和人民立功,早日加入党组织。8月10日凌晨4时许,李向群和战友在巡查中发现一处管涌,他一边发出紧急信号,一边抱起沙袋堵住管涌洞口,洞口冲出的泥沙喷得他像个泥人,他全然不顾,拼尽全力死死地压住沙袋,直到战友们赶来及时排除了险情。13日,太平口幸福闸出现3处管涌,李向群一个猛子扎到水里探管涌,一分钟后,他从下游10米处冒出来,向连长报告:“水流太急,控制不住身子!”说完,他抱起一个沙袋又扎入水中,在李向群带动下,战友们争先恐后地抱起沙袋跃入水中,很快制服了管涌。14日,根据李向群的强烈意愿和一贯表现,党组织批准他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李向群更加严格要求自己,每次执行危急任务都冲在前面。

  16日17时30分,他所在的9连奉命赶到南坪筑堤护坝。当时,洪水已经漫过大堤,他看到站在子堤上码沙袋很危险,就把一名新战士拉下来,自己跳上去干起来。17日凌晨4时50分,他发现距作业点300米处的内堤滑坡,立即和几名战友冒雨跳入水中,手挽手搭起一道人墙,挡住风浪的冲击,直到大部队上来奋战2个多小时,保住了大堤。连日来,李向群带病参加了8次抢险战斗,由于过度疲劳,4次晕倒在大堤上。17日上午,连长见他脸色不好,让他留下休息。可连队一上堤,李向群又跟上来。下午,排长硬是拽着他住进了南坪镇卫生院。21日,他听说洪水暴涨,大堤告急,立即跑出医院冲上大堤。连长发现后令他回去住院,他装着没听见,又背起2个沙袋冲上大堤。突然,他身子一晃,又晕倒在大堤上,被战友们紧急送往医院抢救,经医护人员全力抢救无效,抗洪勇士李向群献出了还不满20岁的年轻生命。

 
  • 胡锦涛等领导同志...

  • 神舟七号载人飞船...

  • 北京奥运火炬

  • 北京奥运鸟巢

  • 北京奥运开幕式

  • 北京奥运开幕式

  • 2003年10月...

  • 2001年11月...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090018 Copyright©1999-2010 福建烟草网 版权所有
本站面向烟草业和成年烟民开放,含有烟草内容,如果您是18岁以下人士,敬请回避!
主办单位:福建省烟草专卖局(公司) 承办单位:福建省金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网络提供:福建省海晟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