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草百态
屡屡香烟雾 丝丝结真情
来源:西安烟草公司  作者:阎浩淼 更新时间:2009/6/23
屡屡香烟雾 丝丝结真情
屡屡香烟雾 丝丝结真情

    还不懂事的时候,每天起床去学前班都是被父亲的烟味呛醒的。曾经因为不想去学校,赖在被窝里,父亲喊我起床的时候,硬说自己没睡够,眯着惺忪的睡眼,翻着身子,要再睡一会儿。不知什么时候,父亲发现他吸口烟,然后轻轻呛我一下,不用喊,不用催,我自然会起来;起来了,自然会提着书包去学校。他则很有成就感地对邻里说:每天早上他起床一点烟,儿子就起床去上学!

  母亲曾经常说起父亲以前不抽烟时的样子,可能对她来说,烟确实太呛了。母亲虽嘴里说父亲抽烟是为了消遣,实际上,她知道父亲为什么会染上烟瘾的。没有工作,农田没收成,抚养孩子的负担,压在这个家头上,压在父亲身上。

  吸烟有害健康,这是小孩都明白的道理,可为什么父亲爱上了吸烟?吸烟的时候,烟越变越短,白色的身躯燃烧尽了,只剩下一段枯黄的烟蒂还夹在手指之间,原本修长洁白身躯的前端变成了烟灰,轻弹指尖,烟灰瞬间散落一地,变成了无数的粉末。原来燃烧过后的生命是如此的脆弱,经不起手指的轻轻一弹,也许生命或许如此;烟雾渐渐的散去,气味也一点点的消失,直至一切恢复吸烟前的原状,一如一场梦、一出戏,亦或是一段人生,当浮华散尽,才发现一切又是一场新的开始,又是一个周而复始、永无止息的轮回;轻轻地碾灭烟头的残火,似乎可以看到烟头痛苦的挣扎,散碎的烟末也落了出来,似乎未能燃烧殆尽而心有不甘。父亲或许在这间,找到了感情的宣泄。

  小时候我没事的时候,经常跑到父亲给学生上课的教室后面看父亲讲课。讲的内容我完全记不得了,只看见父亲在讲台上手舞足蹈,感觉很好玩。有一次我突发奇想地问父亲:“你怎么知道什么时候下课,看你在下课前,刚好给学生讲完?”父亲看着我,掏出烟盒,抽出4跟烟来,将纸烟首尾相接(那时候卷烟还没有过滤嘴),足有一尺长。然后告诉我说,他上课的时候把烟点着,烟抽完了,下课时间也就到了。现在规定老师是不能在教室抽烟的,所以这个曾经的往事,就被他的学生传为佳话,直到现今,他的学生一提起这事,还会神采飞扬地告诉别人,他们的老师还有这个能耐。

  以后的几年,父亲又失业了。在他回家种田的日子里,我们的生活很惨淡。母亲在菜摊买葱,要跟小贩一根一根地讨价还价。买回来三根葱炒了吃,就算很丰盛了。然而父亲离不了烟,记得似乎有种烟叫“525”,好像是3角钱一盒;烟支细长,烟丝的外包纸是黄色的,舔在舌头上甜甜的。我们在田里收麦子的时候,当大家都累了,父亲就招呼大家都坐在“地梁子”上休息,我们抬头瞅着映在蓝天上的白云,讨论云的样子像什么。而父亲从衣袋里掏出烟盒,随意地甩几下,一支香烟便会从烟盒里蹦出来。父亲在烟盒上将烟支弹两三下,又轻轻放在鼻孔下,深深闻一闻,然后含在唇间,装烟盒时顺手掏出火柴,“噌”地一声划亮了,点燃了烟,将火柴在空中摇摆两下,灭火后扔在地里。接下来深深地抽上一口,很满足地将余烟吐出来,看着烟雾在面前缭绕,显出很满足的样子。家里最艰苦的那段日子,也是父亲抽烟最多的日子。经常在一天农活结束后,他便一个人蹲在大门口,点上一支烟,抽完后又去地里转转、看看。然而也就是他的沉默与坚强,让我们一家熬过了最贫困的日子,看他抽烟潇洒的动作,也成为我们孩子们的一种娱乐观赏节目。

  有几个深夜,从睡梦中醒来,看见父亲站在院子里,随着烟头忽明忽暗的闪烁,随着烟蒂被他一个个的弹飞,我知道家里肯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然而父亲是个能担当的人,他把难事不告诉别人,埋在心里,也许只有他手里的烟支,才了解他心中的苦痛,只有在烟头忽明忽暗之间,他才能得到身心的安抚。原来是母亲生病了。那住院单上的医药费,无疑给刚有点起色的家庭迎头一棒。以后的日子里,看不见父亲做农活了,只见他四处奔波着向亲戚邻里借钱。农民手里都不宽裕。印象最深的是一个晚上,父亲嘴里叼着烟,烟雾飘到眼睛前,他眯起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数那厚厚的一叠钱:一角的、两角的、五角的、一元的、两元的,最大面值的是十元的。沉甸甸的一塌钱是邻里们的心意,厚厚的那一摞是父亲的希望。也许就是邻里们的帮助和父亲的努力,母亲的病很快好了起来。接母亲回家的时候,父亲还是优哉乐哉地吸着烟,一缕缕烟雾在驮着母亲的自行车后面,散去,散去,似乎笼罩在我们家的阴云也随之散去。

  正在外地上学,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说父亲肚子疼得直不起腰来,连吸一根烟也疼。母亲立即送父亲去了医院,要我有时间赶快回来一趟。第二天我赶回老家,原来父亲患了急性阑尾炎。我赶回去之前,手术已经做过了。父亲看到我后,笑呵呵地说:“那麻醉剂好像失效了,医生做手术,每一刀我都疼得不行,疼得我满头大汗,我硬是一咬牙,想想我抽烟的感觉,生生地扛了过来!”略带得意的表情,其实他是不想让我在学校替他操心。然后又说:“没事了,你回来了刚好,我正想抽根烟!”我笨拙地从烟盒拿出烟支,给他,然后点着,他吸了一口后,说肚子出奇的疼,将烟支扔掉。

  父亲戒烟了。我听后大惊失色,回想起以前他一位做医生的同学,曾多次劝他戒烟,说再不戒烟肺就要出问题,可他那时总说离不了烟。详细问起来才知道,是在母亲的大力鼓励下,才戒掉了,他说现在生活好多了,没那么能使人烦心的事了,戒了烟保健康。父亲居然说戒就戒了,这又不能不让我对他多了几分敬佩。

  父亲大半生以烟为友,以烟会友。如今我居然离奇般地进入到烟草公司工作,说来只能是机缘。父亲的大半生,坎坷曲折,香烟陪伴他克服了许许多多困难。春节回家,带了两条芙蓉王孝敬父亲,父亲调侃地说他大半辈子全抽的是便宜烟,好烟从来没进过嘴,早知道你要能进烟草公司,就不戒烟了,没有享受的命啊。可他依然很高兴,很开心。他准备把芙蓉王留着招待客人,说儿子在烟草公司工作了,咱们的生活质量也应该改善改善!

  如今父亲戒烟了,我只能从他被熏黄了的牙齿间,找到他跟香烟为友的痕迹。那发黄的牙齿记录着他的幽默与风趣,苦难与刚强,艰辛与不屈。而这些精神和品质,也正是我在工作中,需要学习和借鉴的。

    美国著名作家马克·吐温说:“戒烟是天底下最容易的事,我都戒了几百次了。” [全文]

    在思想家那里,香烟则是思想的助产士。马克思:资本论的稿酬甚至还不够偿付写作它时所吸的雪茄烟钱。[全文]

    林语堂一生只戒过一次。“我在这痛苦的三个星期中,内心日夜交战着。我不解以宇宙中的人类而言,为什么不能吸烟?”[全文]

     一个外国友人劝邓小平:“吸烟有害健康,最好戒掉。”小平却笑着说:“正因为我很健康,才抽烟。听人说,抽烟还有很多好处呢!”[全文]

    毛泽东接见工商界人士,为了使这些“民族资本家”不过分紧张,毛泽东语调缓慢,如叙家常。“你们为什么不抽烟?”他亲切地问,“抽烟不一定对你们有害。丘吉尔一生抽烟,身体很健康。我所知道的惟一不抽烟但寿命长的人是蒋介石”。[全文]

姓名:山隐烟人   单位:稔田烟草
真烟一抽过后喉咙里会有一点香甜的...
姓名:烟是用来品的   单位:泉州
名人会抽到假烟吗?要是买整条而不...
姓名:吸烟人士   单位:环球广场
假烟的包装膜较粗糙,闻起来只有烟...
姓名:老烟民   单位:乡间人士
我是老烟民,香烟真假一抽凭感觉就...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090018 Copyright©1999-2009 福建烟草网 版权所有
本站面向烟草业和成年烟民开放,含有烟草内容,如果您是18岁以下人士,敬请回避!
主办单位:福建省烟草专卖局(公司) 承办单位:福建省金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网络提供:福建省海晟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