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鼻烟壶——京城文化的重要组成
来源:新浪博客 更新时间:2009/6/9

        鼻烟壶是中西文化交融而产生的一个艺术品种,从整个发展过程中看,它是皇家文化和市井文化共同演绎出的一种文化现象。因此,我把它定位于“京城文化”。

        京城是皇权所在地,更是皇族和达官贵人最集中的地方。这些人的嗜好及生活习惯是必会影响到京城的百姓,从而辐射到全国。鼻烟壶的发生、发展过程就是这样。首先是在皇家和上层社会兴起,而逐渐影响到下层社会。所以在二三百年的时间里,鼻烟壶艺术从京城的达官显贵、八旗子弟到市井贫民,从宫廷造办处到民间作坊,把鼻烟壶艺术推向一个又一个高峰,给我们留下宝贵的文化遗产。

        历史上,吸食鼻烟和玩赏烟壶主要以京城为盛,所以京城人对鼻烟、鼻烟壶的嗜好、品味、普及程度是不一般的。据民国时期学者赵汝真所著《古玩指南续编》记载:当初的普及程度,无论贫富贵贱,妇孺小童甚至连贩夫走卒无不好之,都上了吸食鼻烟之瘾,视为第二生命,可一日不饮食,不可一日不闻鼻烟,其疯狂程度于道光时期达到顶峰,直到民国初年,清朝的遗老遗少、北洋军阀中仍然此风不减。所以鼻烟壶也就成了京城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最近几年,全国各地都在弘扬自己的地方文化,北京的宣武区也在大力宣扬“宣南文化”。依我看,“宣南文化”实际上是“京城文化”的缩影。我之所以重视“宣南文化”是“宣南文化”与我们的鼻烟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宣南是个地域概念,即北京的宣武门外,广义上讲指的是北京的南城前门大街以南,清代和民国时期,北京的地域人文特点是:东城贵、西城富、北城贫、南城贱。这是百姓的说法,当然不是绝对的。在北京的皇城四周,王府及宦官大宅多数集中在东城,做官得多,出贵人,因此有东贵之称,西城商贾居多,也是富贵之地,而北城除了古楼大街外,没有什么重要的经济或文化区域,除了德胜门,是通向张家口的大道,是贫穷区域,而北京的南城是最复杂的,北京的前门外大街是北京的商业和文化活动最集中的地区。大栅栏是北京最古老的商业街,老字号云集,廊房头条是古玩一条街,东西琉璃厂是中外著名的书画古玩市场。北京的戏楼、影院多数集中在前门大街两侧,天桥地区更是三教九流、五行八作的娱乐场所。就连陕西巷、石头胡同、杨梅竹斜街等八大胡同(旧社会北京的红灯区)也是宣南的一大亮点。北京没有大的工业,只有一些手工业工人和一些从事体力劳动的人,包括一些艺人生活贫困是被看不起的,因此有南城贱之说。但是正是南城活跃的经济和文化气氛,使得鼻烟壶文化能够在京城得以传承和发展。就拿我们内画壶来讲,有据可考的著名艺人都住在南城。我第一次见到“宣南”这个词是在周乐元的壶里。周乐元有个堂号为“宣南房舍”,这说明周乐元当时家住在宣武门南边,这和北京目前提倡的“宣南文化”是吻合的。马少宣是回族,住在牛街,叶仲三住在花市。著名的做套料烟壶的“料壶周”住在磁器口。而北京最大的古玩店“青山居”在花市街的把口,鼻烟壶从来没有脱离开古玩行,以上可以说明,北京南城云集的古玩商和鼻烟壶艺人之间是有着紧密联系的。旧中国艺人之间是相互保守的,但是从我老师的只言片语得知:古玩商们却起到了沟通联系作用。例如:叶仲三有很多画稿(现存衡水内画博物馆)这些画稿都是临摹的周乐元的内画壶,从这些画稿的精细程度可以看得出来都是看着原作对临的。那么是谁把这些内画壶送到叶家去有机会对临的,只有古玩商人。因为当时周乐元的内画壶最值钱。内画界始终有一个迷,周乐元、马少宣、丁二仲、叶仲三等一大批艺人是怎样学到内画技艺的,他们的师父是谁?解开这个谜并不难,我之所以强调古玩商和艺人之间的联系主要是想说明这点,再有只要看一看各地的内画画法也可以悟出一些答案。广东汕头有个老艺人吴松龄,由于他在古玩行里工作过,只是听说内画是用勾笔伸到壶里作画,于是也做了一些勾笔在瓶里画,成功了,于是创立了汕头画派,最多发展到三四十人。即使现在各地的用笔也不一样,北京过去用竹笔,确切地说是用竹皮,而北京的薛家薛少甫、薛成彩父子俩儿却是用竹心。马少宣后人马增荃老先生,他是搞工业模具的,退休以后才开始画壶。他是用硬尼龙作画写字,由此可见,掌握内画技术并不是太难。用勾笔伸到壶里作画在社会上早有传闻,内画的先辈们是一些有着深厚文学修养和书画基础的人,通过苦心钻研,通过古玩商们的信息传递,这些先辈们都是自学成才。我跟随叶家从艺多年,从未听说叶家当初师承何人。综上所述,我们可以肯定的下个结论:内画先辈们没有任何师承关系,以他们的天才和勤奋学到了这门艺术,我讲这些,都没有脱离开“宣南文化”圈。

        几百年来,鼻烟壶的用途从未脱离开以下三点:实用价值、欣赏价值、赏赐和贿赂。

        首先是它的实用价值。鼻烟壶是用来装鼻烟的器皿。清代北京的统治者是满族人,也就是旗人。旗人礼多是有名的,所以鼻烟壶始终围绕着一个“礼”字。就是仁、义、礼、智、信的“礼”。和旗人交往,旗人之间的交往,让烟、敬烟是必不可少的。朋友之间的会晤往往是互敬鼻烟,欣赏烟壶开始的,这叫做“互惠鼻烟”,以表示互敬之意,不然要失礼的。再有旧中国有个会道门组织,叫“在礼会”,主要提倡礼仪、戒烟、戒酒,反对外来的文化入侵。毛泽东著作《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提到过,说它具有一定的进步性。我问过一些老人,在礼的人主要是戒大烟(即鸦片)而非鼻烟。我想:中国人痴迷于鼻烟,主要是鼻烟跟传说中的药物作用有关。据说鼻烟有延年益寿、强心、镇神、定惊、养颜、醒脑、化痰、止咳、消滞。鼻烟真的能有这些药物作用吗?我听老师说:吸食大量鼻烟的人,眼珠子都是黄的。可以试想,往鼻腔里吸食大量的粉末,最后必然导致矽肺,所以鼻烟可闻不可吸。再有皇帝和达官显贵所用的鼻烟里面配制了大量的名贵药材,必然会有一定的药物作用,难怪好的鼻烟和金子一样的价格。

        二是鼻烟壶的欣赏价值。鼻烟壶只是方寸大的小瓶子。几百年来,多少能工巧匠以毕生的精力来装点这个小瓶子。鼻烟壶的材质包括了所有制作工艺品的材质。其中包括很多稀有材质,如:东珠、狗宝、鹤顶红、人骨、鲨鱼皮等外雕内画,变化万千。它的造型看似简单,实际上它集中国传统器皿造型于一身,浓缩于方寸之间,它的图案,几乎包括所有艺术品所表现的内容,小小的鼻烟壶有掌中乾坤之称。鼻烟壶虽然有实用价值,但世人更注重的是它的欣赏价值。欣赏把玩一件好的鼻烟壶,能使人得到更多的文化历史知识,提高人的审美情趣。使心灵得到净化,得到美的享受。好的材质加上好的工艺及名门或名家的名气,可以说是一壶难求,所以鼻烟壶的价值就在于此。

        三、鼻烟壶除了它的实际作用及在民俗礼仪中的作用外,在清代腐败的政治生活中也突显了它的另一种作用,皇帝用鼻烟和烟壶赏赐大臣和外邦已经成为清代皇帝拉拢下属的一种手段,而下属用鼻烟壶来贿赂、讨好上司已经是当时社会的一种风气。因贿赂不当而丢官弃职的是也是举不胜举。所以鼻烟壶的运用在当时的社会学上是一门大学问,必须恰到好处。和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民俗都有着密切的联系,有“一壶可以定邦,一壶可以丧邦”之说。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国从文革后期的保守年代逐渐走向开放。我开始接触到国际上的收藏鼻烟壶的一些情况,当时的主要市场应该说是在香港。在中国从来没有人为鼻烟壶单独立项,成为一项独立的艺术门类,在古玩玉器科里属杂项类,而当时在香港却集中了一大批中外著名的鼻烟壶收藏家和主要经营鼻烟壶的古玩商人。他们出书立传,在报刊上发表文章、研究鼻烟壶文化和历史,提高了鼻烟壶在艺术界中的地位和经济价值,更重要的是使西方了解了中国传统文化。

        七十年代,我从《故宫周刊》上看到有关介绍鼻烟和鼻烟壶的文字,后来有人给我介绍当时故宫博物院瓷器组总保管贾玉田老先生,他借给我一本书叫《勇卢闲诘》是清末大艺术家赵之谦所著。后来我发现很多人发表的有关鼻烟和鼻烟壶的文章所引用的资料基本上都出自此书。《勇卢闲诘》写到:“鼻烟出自意大利亚,明万历年,由意大利人利玛窦带入中国,旋至京师献方物”,后来我又接触到香港的一份中文报纸,说鼻烟首先从西方传到中国。我了解到历史上并不吸鼻烟,而蒙古人却非常嗜好鼻烟。据说蒙古男子随身有四件宝物引以为荣:一匹好马、一把好腰刀、一架好茶晶眼睛、一个好鼻烟壶。蒙古人用的烟壶一般比较大,我们称为蒙装壶主要是大玛瑙和银镶嵌烟壶为主,其实在中国的少数民族特别是西藏,闻鼻烟是很普遍的。

        清朝末年与民国时期,是中国历史上最动乱的年代,内忧外患、民不聊生,特别是吸纸烟的普及,吸鼻烟的人越来越少,玩烟壶和懂烟壶的人也越来越少。即使这样,京城仍然有人在吸食鼻烟和玩赏鼻烟壶,前门大栅栏路南有一个鼻烟专卖店“天惠斋”,直到七十年代还在卖鼻烟。相互炫耀一番,有时还互换或买卖,相互流通,叫“亮壶会”,这可能是北京最早的鼻烟壶协会了。

        其实在北京,始终就没有停止鼻烟壶的生产,即使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珐琅、玉器、象牙、雕漆经常成批生产,但主要是出口。五十年代,著名内画艺人叶仲三之子叶晓峰、叶菶祺把自己家传技艺绘制料胎古月轩和内画壶技艺无私的贡献给了社会,叶家的古月轩烟壶(料胎珐琅彩)是参照故宫御窑珐琅彩而研制成的。当初参观故宫票价为一块现大洋,它的时价洋面,既不能照相又不能临摹,全凭记忆,有一些颜料是从德国、美国进口的,而砗磲白料胎是由山西省的一个料器小窑烧制,再由玉器工人磨成型,虽然都是仿制乾隆珐琅彩,但对国际、国内古玩收藏界产生了巨大影响。国际鼻烟壶权威休谟斯先生曾赞誉:“叶菶祺先生确实做出了不少大师级的作品。”

        清末民初,内画鼻烟壶可以说达到了时代的顶峰。当时京城的内画艺人:周乐元、马少宣、丁二仲、叶仲三等多达几十位,他们虽然画的风格各异,内容各异,但是古朴的画风以表现京城特有的文化底蕴,确是京派共有的风格。近几年来,我经常和徒弟们探讨如何继承老一辈艺术传统问题,如何保持京派特有的画风。有人跟我讲:“我是内画艺术”,言外之意,只要画在里面,都是艺术,其实只有画在好的材质,好的造型的鼻烟壶里面,才能达到最高的艺术价值、最高的经济价值。例如鼻烟壶已经做了几百年,它的造型已经几乎做的非常完美,既有现成的、好的造型我们何乐而不仿之。我们在三十年前酒盒玉器结合在一些水晶瓶里作画,也做一些其他内画摆件,最后还是以内画鼻烟壶为主,这里我主要强调的是近几年,我们经常重视鼻烟壶的造型,这应该是继承传统的第一步。多年来是鼻烟壶的造型指导我的内画题材。鼻烟壶的造型无非是方形和圆形,但它的方和圆却有着传统的美感。前面我已说过,它集中国传统器皿于一身,浓缩于方寸之间。反映中国传统题材应该是内画的主流。中国几千年的历史文化是我们取之不尽用之不完的素材,作为探讨,我曾问过一些收藏内画的人,我问他们:你们收藏的标准是什么?他们的标准几乎是共同的:画面要工细。如果简单要有味道。我想:内容生动、色泽古朴、整体高雅,应该是我们内画共同的标准。

        目前,我们京派内画人单力薄,并不能和冀鲁二派相比,但是我们力求表现出自己的风格。在作品努力创新的基础上,不管在内容还是在风格上,力求能够找到一些老前辈的影子,让京派内画健康的传承下去。内画鼻烟壶事业已发展到一个新阶段,人才辈出。我们将虚心学习冀鲁两大派内画艺术家对事业的追求,勇于探索,精益求精,使这门传统的艺术发扬光大。

 

  • (清)象牙雕福禄寿鼻烟壶

  • 象牙鼻烟壶

  • 黄铜鼻烟壶

  • 银鼻烟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