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新型鼻烟 利国利民
来源:新浪博客 更新时间:2009/6/9

        烟草自印第安人发现以来已有二千多年历史,现在世界上除极少数国家外都有烟草流行。烟草的使用有咀嚼、鼻闻、燃吸和冲饮四种方式。鼻闻的烟是一种由烟草粉末为主料配以多种天然辅料制成的鼻烟,用时以手指沾上少许吸入鼻孔,刺激嗅觉神经从而起到醒脑提神、通窍去疾的作用。在古典文学《石头记》中便有:晴雯得了感冒,鼻塞头疼不已。宝玉命麝月取来“汪恰”鼻烟。晴雯闻了少许便觉烟气直冲天聪,鼻塞和头疼顿时大见好转的描写。 鼻烟传入中国是明代万历年间。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Matteo Ricci)受葡萄牙国王支使来华传教。他先在广东肇庆建教堂传教。万历二十九年到北京,向万历皇上献自鸣钟和鼻烟等贡品。

  明末清初,鼻烟在皇上家有,老百姓不知道有这路东西。鼻烟是欧洲各国给中国皇帝进的贡。起初,鼻烟没中国名,中国也没“鼻烟”这个名词,外国人叫它什么咱们跟着叫,各国的叫法又不同,有叫“布鲁灰陆”的、有叫“克伦士那乎”的,也有叫“士那乎”的。“士那乎”好叫,皇家便称它为“士那乎”。康熙年代,外国就给皇上进了许多“士那乎”贡品,到了雍正年代就更多了。雍正爷觉得“士那乎”这个外国名叫着别扭,命名叫“鼻烟”,鼻烟这个名词是雍正年间才有的。

  外国给皇上进贡鼻烟,皇上把鼻烟赏赐给王公大臣、贝子贝勒和藩属国的国王。到了乾隆年代赏赐更多。雍正、乾隆两代皇上闻鼻烟上没上瘾?没听人说过。

  嘉庆、道光朝代、皇上、王爷、大臣们闻鼻烟就多了。一年,嘉庆爷举行“千叟宴”,请千名70岁以上的老头儿赴宴。每位老人都领了皇上赏赐的鼻烟。从此北京城闻鼻烟的就多了。上至皇帝下至天桥打把式卖艺的都闻鼻烟,并传出闻鼻烟能明目祛疾防止伤风感冒。外国人往北京输入鼻烟,可赚中国人不少银子。

  闻鼻烟讲究品味。说鼻烟和脚巴丫泥一个味,是不会品味的人说的。细品品才会闻出有股膻味,又跟羊肉的膻不一样;有股糊味,可跟糊饽饽味不一样;有股酸味,又不同于醋味;有股生豆子味,像是生豆子的那种甜味又不是豆腥味;有股苦味,可跟黄连的苦又不同。到底是什么味?桂三爷说:膻、糊、酸、豆、苦,其味美无穷。闻长了才能品出这些味来,品出味来也就上瘾了,想戒掉就不容易了。

  鼻烟分三六九等,有好有差。桂月汀说,他小时候是飞烟和鸭头绿烟最好。一两黄金换不来一两飞烟。飞烟体轻,细如粉尘、腻如施油,看着清亮。往鼻孔一抹,一吸气眼睛发亮、脑门清凉,那股痛快劲儿就甭提啦!他还说,光绪年间北京城闻鼻烟的人可多了,跟抽烟卷的一样多。天桥撂跤的鼻子下边抹个八字,说他闻的是飞烟。摔跤的那买得起飞烟,清末民初是王公大闻飞烟,老百姓除非阔佬,谁闻得起飞烟!

        鼻烟目前在欧美和东南亚一些国家仍在流行。自明万历年间传入我国后,在上行下效的作用下到了清代中叶已十分广泛流行。应运而生的鼻烟壶也成为“集中国多种工艺之大成的袖珍艺术品”,同时也成为显示身份的器物。

        我国在香烟流行以后,鼻烟逐渐被人淡忘,只有西藏和内蒙古还有人在吸闻鼻烟。

        近些年来科学家通过研究发现:人在燃吸香烟时会受到焦油和烟碱的危害,同时吸烟所产生的冷烟对周边环境也造成污染,所以大力提倡戒烟。

        我国目前有三亿多烟民,2003年烟草的利税高达1600多亿。烟草业维系着上百万人的生计,全面推行戒烟于国于民都会产生不利影响,所以研制新型保健鼻烟是利国利民的举措。

        用现代的高科技所提取的高级天然植物芳香剂和高细度的粉碎工艺为研制新型鼻烟提供了优越条件。我们在传统鼻烟配方基础上,结合现代流行的“香熏疗法”原理,摸索出一套不同品种鼻烟的新配方。新型鼻烟加入了芳香开窍的名贵中药,气味宜人,且易于被人体吸收,对人体的危害也远小于燃吸的香烟。多年来,我们习三内画艺术有限公司在新型鼻烟研制方面,做出了很多努力。我们把经烟草检验部门检测合格的新型鼻烟,请部分知名人士品尝,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

        全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天津大学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院长,并任国际民间艺术组织(IOV)副主席,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著名作家冯骥才品尝后说:“新型鼻烟有四气:山谷幽兰之气。森林松香之气。并说:“人们总以为鼻烟是旧社会遗老遗少的嗜好,其实新型鼻烟适应社会时代需要,完全有理由成为新时尚广泛推行。文化部副部长陈晓光称赞说:“新型鼻烟就是好,开会使用无烦恼”。河北省文化厅副厅长边发吉说:“新型鼻烟同有烟的效果,却无烟的危害。”著名画家王成喜说:“早想戒烟就是戒不了,这回有了有益无害的鼻烟就解决问题了。”会议期间成了他须臾不离的嗜品。著名画家宋雨桂列席人大会议在听取温家宝总理做政府工作报告时上了烟瘾,可是人民大会堂内是绝对禁止吸烟的,他想跑到洗手间内吸烟也被服务员发现制止。正在憋得心急火燎时赶上我父亲王习三先生去洗手间,宋先生见了我父亲急忙问带没带鼻烟。当我父亲把装有鼻烟的烟壶拿给他,他如狼似虎地倒出鼻烟猛吸几口后动情地说:“你真救了命了!这烟瘾一上来跳楼的心我都有!”他表示回到东北后一定把鼻烟好好地向烟民们宣传。

        很多尝试了新型鼻烟的人都认为,在当前大力提倡戒烟、“公共场合禁止吸烟”法规的深入实施时刻,新型鼻烟极有推广价值。

 

  • (清)象牙雕福禄寿鼻烟壶

  • 象牙鼻烟壶

  • 黄铜鼻烟壶

  • 银鼻烟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