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日报
反哺:中国烟草600亿投向“三农”
来源:《科技日报》2008年12月25日
更新时间:2008/12/25

        12月10日,初冬的福建武夷山南岸村。
  烟农陈小健笑呵呵地说:“这两天在家算了算账,今年大约能有6万多元的收入。”这个在外打工回来种烟的小伙儿,种了107亩烟。他直言,自己从来没有种过烟,去年底听说种烟的政策好,特意回来的。

  对于从育种、水肥管理、病虫害防治到烤烟等所有环节都需要复杂技术、重体力的农活儿,外行的陈小健为什么能如此轻松地挣到钱?

  “如今,种烟过程中很多耗时耗工、难度大的技术活儿已经交由烟草公司包办,比如每年这时候,正是烟农培育烟苗的时间,过去每个人不仅要用3个月搭棚培育,还要承担遭遇病虫害的风险。现在,只需支付3分钱一株的烟苗款即可。”南岸村党支部书记祝文龙说。

  南岸村,2008年烟草种植面积约为1000亩,当地烟草公司修建了电脑控制的密集式烤房27座,其中每间烤房可以烤20—25亩烟叶。

  “以前都是烟农夫妻俩轮流24小时守候烤烟,不仅两三个小时就得加一次煤,而且要随时观察温度,一不留神,辛苦了一年种的烟,可能一夜间就被烤坏。”国家烟草专卖局烟叶基础办处长吴践志说:“现在烟农可以安心睡觉,密集式烤房有专门技术人员通过电脑操作,想烤坏都难了!技术的创新解放了生产力。”

  福建省烟草专卖局烟叶处处长张仁椒说,密集式烤房群由烟草公司投资兴建,产权归属当地村委会,烟农只需支付1年700元左右的烘烤费用便可使用。让陈小健下决心回来种烟的还不止这些。

  “这几年,我每次打工回来,都发现村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来根本过不了汽车的小土路,变成了水泥路,家里也有了自来水。和朋友喝茶聊天时才知道,这些都是烟草公司为方便烟农种烟投资修建的烟水配套设施。”他再仔细一打听,现在烟草公司为农民提供的服务、保障、补贴还有很多。

  除了集中培育烟苗、修建密集式烤房,福建省烟草专卖局从2005年起制定了详细的基建投资5年规划。仅武夷山的兴田镇南岸村和星村镇黄村两个试点村,共计投入430.1万元进行烟田基础设施建设,其中田间道路4960.5米,水渠19683米,道路3176米,桥梁28米。

  “受益的不仅是400多户烟农,3800多亩烟田。”张仁椒说,“烟叶种植是需要轮作的,烟田基础设施建设使烟区的生活用水、村容、村貌、生产条件都因此发生了巨大变化。”

  据福建省烟草专卖局局长杨培森介绍,从2005年开始,福建省烟草专卖局投资22亿元,在3个烟区27个产烟县(市、区)291个乡镇投资烟田、烤房。

  吴践志透露,2005—2008年期间,全国烟草行业仅烟基一项,已累计以现金方式投入约200亿元。其中2005年约24.31亿元,2006年约43.35亿元,2007年约53.83亿元,2008年将突破75亿元,呈逐年递增之势。

  除此之外,烟草行业还在全国实行价外补贴、产前投入补贴、自然灾害救济、农业保险和定点扶贫等政策和举措。

  润物细无声,烟草行业反哺农业已静悄悄地走过了4年。

  国家烟草专卖局局长姜成康表示,今后4年,烟草行业将以每年100亿元,继续再投入400亿元资金,全面解决烟水、烟路、烤房、机械化为主要内容的烟田基础设施配套问题。

  600亿,将给中国3500万亩烟田,240多万烟农带来怎样的变化?中国工业反哺农业又将因此发生多少改变?

  基建提高综合效益

  目前,全国有基本烟田约3500万亩,22个省、580多个县、4400多个乡镇、40000多个行政村、240多万户烟农种植烟叶。烟叶产区大部分位于老、少、边、穷的贫困地区,全国有592个国家开发扶贫重点县,其中的1/3约185个贫困县种植烟叶。

  “烟农的生产生活条件比较落后,烟区的水利、道路、烤房等基础设施薄弱,相当大程度上仍在靠天吃饭。”中国烟叶公司副总经理张玉征说:“很多烟区生活用水都成问题,烟农甚至会因为抢种抢收,为灌溉而大打出手。”

  为保证烟叶生产的可持续发展,反哺农业,回报社会。姜成康说,从2005年开始,烟草行业在全国22个省的烟叶主产区,着力建设烟田水利设施工程,修建水窖、水池、塘坝、机(水)井、提灌站,配套沟渠、管网,建设田间机耕道路、桥梁,整治烟田、改良土壤,建设密集式烤房,购置烟草农业机械。

  2005年,以建立农田保护制度,提高综合效益为基础的烟基建设,在全国拉开帷幕。

  虽然已是寒冬,四川德昌县大坝村,一片片齐整的田里,蒜台绿油油的。

  “这里夏天雨水多,但土地蒸发渗透严重。过去农民只能种水稻和玉米,一年下来,一亩地最多只能挣到2000元。”德昌县委书记刘明书说:“现在烟草在这里修了一条主干渠,60条支渠,29条机耕路。通过烟、蒜、水稻、蔬菜循环轮作的模式,年亩收入增加到了6000元。”

  作为亲历者,吴践志为他的烟草同事从“外行”变为“水利专家”而自豪:“在他们的不断学习、努力、创新中,目前全国约2000万亩的烟田排灌,部分地区人畜饮水得到根本解决。大规模的投入和高质量的建设已使广大烟区的农业基础设施状况大为改观,涝能排、旱能灌、渠能通、路相连,农田质量明显改善,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和生产能力明显提高。”

  科技解放生产力

  福建三明市泰宁县音山村,烟农潘石展正在烟农文化站上网。

  往年的这个时候,他正在田里培育烟苗。而今年他播种后,只要交每亩5元钱,就可享受育苗专业化服务。

  “在3个月的育苗期,我可以打零工,还可以在文化站接受培训。像今天,我还可以上网通过烟草专家系统咨询。”潘石展觉得自己的5元钱花得很值,“育苗很费功夫,而且难度大。服务队很专业,育出的苗质量好。”

  种了10年烟的潘石展说:“现在不用像牛一样干活儿了。收入还增加了很多,今年他种的21亩烟,能挣2万多元。”

  离文化站不远的三明市现代烟草农业音山示范点,育苗中心、密集式烤房、烟叶初分中心、各种农机一应俱全。

  杨培森说:“这3年,福建在全省对良种生产、育苗、土壤改良、大田生产、病虫害防治、烘烤等各环节的成熟技术进行了规范与统一,有效提高了烟叶劳动生产率和烟叶质量。每亩用工减少了10个左右。”

  “运用电动剪叶机,3个人1天可以剪1000亩,这在过去是无法想象的。”张仁椒举例说:“编烟机就像缝纫机一样,效率是人工编烟的数倍。”

  吴践志介绍,2007年至今,烟草行业共启动现代烟草农业试点村135个。试点每亩用工减少到23.32个,降低成本约400元。

  2007年6月,姜成康在福建烟区考察时,第一次提出了烟草行业由传统烟叶生产向现代烟草农业转变的思路。以提高科学技术水平,解放生产力为重点,加强规模化种植、集约化经营、专业化分工、信息化管理已成为反哺新目标。

  体系强化服务保障

  “1999年的一场冰雹,全村600亩烟田,没有留下一片叶子。”音山村党支部书记邹继福提起10年前的往事记忆犹新,“这几年,再也见不到冰雹了。”

  杨培森说:“2006—2008年,福建省累计投入1748.6万元,开展人工防雹作业582次,发射炮弹4534枚,减少直接经济损失3.1亿元。消雹保住的不仅仅是烟田、烟农,也使所有农田、农舍、农民受益。”

  包括自然灾害预防救助体系在内,目前烟草行业建立了生产经营规范化管理、生产物资服务体系、烟叶生产技术服务体系、病虫害防治体系、科技成果推广体系等,大大提高了对烟农的服务和保障能力。

  据张玉征介绍,烟草行业共有基层技术服务人员7万多人,平均每个技术人员指导面积200多亩。

  “过去烟农单个种烟效率很低,而且质量很难保证。”四川凉山州委书记吴靖平,说起种烟俨然一个老烟农,“现在凉山育苗、机收、机耕、机起垄、机植保、采收、运输专业化服务队有1200个,覆盖烟农10多万户。用工业化的理念管理农业,不仅让烟农省心,也把市场经济、工业的理念传播给了农民,为现代农业的建设提供了启迪和可借鉴的模式。”

  组织建立职业化烟农队伍

  像陈小健那样,种了100多亩烟田的种植大户,在全国还有很多。凉山州试点区3500亩烟地由22户种烟大户承包,户均159亩。

  “现代烟草农业,首先要规模种植。现在一些地区户均种植达10亩以上,有的种烟大户达到几十亩,烟叶生产组织形式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必将对烟叶生产方式带来重大影响。”姜成康认为创新组织模式,还要在尊重农民意愿的前提下不断探索。

  “现在四川不仅有大户种植,在凉山州冕宁县横路村还成立了农业互助组,农户以强带弱、取长补短。会理县海溪村在不改变农村土地性质的前提下,成立了现代烟草农业有限责任公司。烟农土地作为资本投入,即享有土地租赁收入,又有烟叶利润分成。”四川省烟草专卖局局长龚锦华说:“适度规模种植,创新生产组织模式,有利于稳定烟农收入和烟叶生产,形成一批职业化烟农,提高农民整体素质。”

  “国家利益至上消费者利益至上”是烟草行业的共同价值观。今天,他们又以实际行动在“三农”的广阔天地践行着“农民利益至上”的价值观。

 

   
互联网信息服务备案号:闽ICP备06036078号 Copyright©1999-2007 福建烟草网 版权所有
本站面向烟草业和成年烟民开放,含有烟草内容,如果您是18岁以下人士,敬请回避!
主办单位:福建省烟草专卖局(公司) 承办单位:福建省金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网络提供:福建省海晟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