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专题首页  |  综合报道  |  汤全瑞事迹  |  先进典型  |  视频报道  |  留言评论
用生命谱写金叶情怀——追记泰宁上青烟草站站长汤全瑞
来源:金叶传播  作者:付晓红
更新:2010-07-19

    在抗洪救灾中以身殉职的泰宁县上青乡烟草站站长汤全瑞追悼会2010年6月27日上午举行。汤家楼下临时搭盖的简易灵堂里,聚集了省、市、县烟草部门人员,泰宁县、乡政府人员、汤家亲友300余人。洪灾刚过,正值烟叶抢收抢烤紧张时期,但当天仍有数十名烟农自发前来为汤站长送行。

    “这段时间,有很多烟农来看我们。他们都流着眼泪,说我爸是个非常好的人”,汤全瑞之子汤正顺失去父亲的悲恸因此得到了一些安慰,“出这样的事,我们都觉得很难接受。但有这样一个父亲,我感觉很自豪。”

    “做好排水工作,烟叶还是有挽救机会的”

    6月18日上午6:30,汤全瑞早早起床,把当前烟叶生产工作重点写在烟草站的小黑板上;7:00,他召集全站烟技员交代紧急任务,要求务必弄清楚各村烟叶受灾情况;7:10,他出发下村查看统计灾情,其后的3个多小时中,汤全瑞走访了3个行政村、6个自然村,查看灾情并拍照。10点半左右,他在经过东墘自然村口时,被左侧突发的山洪冲出道路卷入河中,以身殉职。

    据泰宁县防汛办介绍,6月17日20时至18日20时,泰宁全县24小时平均降雨量达233mm,降雨量最高的上青乡达303mm,特别是18日上午9时至11时出现短历时强降雨。全县9个乡(镇)不同程度受灾,尤其是上青、新桥、朱口三个乡镇所在地及25个行政村全部被淹,交通、通讯全部中断,房屋大量倒塌,农田大面积受淹,山体大面积滑坡。18日上午8时许,泰宁分公司向各烟草站发出预警信息,要求大家极端气候下注意安全,暴雨不骑车、不下田、不靠近山坡,必要时电话联系各村了解灾情,等气候稳定再核实。8:42,上青站所有外出的烟技员都收到了汤全瑞转发的这条短信,9:30左右,他们全部返回站里开展自救。而提醒他们注意安全的站长汤全瑞却再也没有回来。

    泰宁新桥烟草站站长陈式俭完全可以理解汤全瑞当时的心情:“虽然公司有提醒注意安全,但一线职工考虑农民利益,还是放不下心要出去。”从事烟叶生产工作的人都知道,下大雨烟田里水排没排掉是两码事,过水的烟叶还可以用,而如果是浸水,时间长了烟叶就会死掉。所以每次下暴雨烟技员第一反应就是指导烟农排水。“我大哥一心想着在第一时间了解灾情,因为上青海拔比较高,只要指导烟农做好排水工作,烟叶还是有挽救的机会的。”汤全瑞的二弟、泰宁开善烟草站副站长汤细瑞觉得在极端天气情况下坚持察看灾情很符合自家哥哥的性格:“他应该知道会有一定危险,但没考虑到会有这么大危险,就想把农民的事尽可能解决,尽可能减少农民的损失。”

    永兴村烟农黎秀和对那个下着暴雨的早上记忆犹新:“我看到汤站长,劝他要留住,下大雨很难走,他说还要看其他村庄的灾情,要上报上面看怎么挽救。没想到站长这样子,我……”这个面色黧黑的汉子语声哽咽,猛地把头扭到一边去,眼角闪动着泪水的微弱光芒。

    “他对烟叶看得比亲人更亲一点”

    “大哥对烟叶感情很重。”汤全瑞的三弟汤求忠告诉记者,汤全瑞对烟叶的感情可以追溯到二十多年前。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泰宁刚开始发展烟叶,汤家就开始种烟。每年都种十几亩,曾被乡、县政府表彰为种烟能手、种烟大户。种了几年烟,汤全瑞积攒了比较丰富的种植、烘烤经验,1992年,县烟草招收烟技员,汤全瑞就去报名。“当时我们家每年卖烟都能有不少收入,大哥去当烟技员收入反而更低,刚开始一个月才120多元。他自己摸索了这么多年的经验,想带动农民一起致富。”

    “他对烟叶看得比亲人更亲一点。”汤细瑞说。汤家二老都些残疾,本来靠种烟还能有不错的收入,可汤全瑞为了把自己的种烟经验传授给更多人,去了烟草站工作,汤细瑞只好承担起种烟的重体力活,供养家人和小弟汤求忠上大学。1996年,汤求忠大学毕业了,汤细瑞也在汤全瑞的要求下放弃种烟,到烟草站当了烟技员。

    在汤正顺记忆中,长这么大父亲从来没有参加过他的家长会。“有一回学校开家长会我妈妈有事不在,我爸说他也没空,后来是婶婶帮我开的家长会。”汤全瑞在杉城站(城关)工作时,汤正顺正在在念初中,每年暑假汤正顺都是在烟草站度过的。“那时候烟叶要收购,我爸特别忙,不住在自己家房子。”为了能和父亲更多相处,汤正顺读书的时候也经常在烟草站住,陪伴父亲。“当时我还讲过我哥,学校离烟草站特别远,路又小没有路灯,晚上上自习怎么办?要是住城关家里不是方便多了?我哥总说烟叶收购很忙,烟农把烟叶拿来了没收走,放在那儿烟农不放心,收完烟叶当晚就要对表格数据,晚上要做到八九点。小孩上学没关系,和同学一起走就行了。”汤求忠说起这段往事,仍忍不住对兄长的“无情”摇头叹息。

    许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在汤全瑞不遗余力的推广之下,当地农民慢慢地接受了种烟。他早期待过的龙湖、杉城站,烟叶生产都是在他手上上了规模。2006年11月汤全瑞到上青当站长,上青烟叶质量和效益有明显提升,2007年至2009年,上青共收购烟叶3.1万担,烟农售烟收入达2175.8万元,为地方财政提供烟叶税480万,上等烟比例都在64%以上,居全市第一,全省前列。2009年,上青乡种植烟叶3467亩,收购烟叶1.04万担,烟农售烟收入840万元,户均收入近3万元。

    “金碑银碑不如烟农的口碑”

    家人在整理汤全瑞遗物时,发现了一张烟农黎某在2007年2月6日写的欠条:“欠到汤站长现金肆佰贰拾伍元正。”从欠款时间推测,那时正是烟站发放农资的时候,同事们猜测这笔钱有可能是汤全瑞借给黎某买农资用的。在物资管理员江玉洁印象中,这绝不是汤全瑞第一次或最后一次借钱给烟农:“他经常帮烟农垫钱买肥料、农药、地膜什么的,几十、几百都借过。”

    汤全瑞被人叫作“汤司令”,有一部分原因是他性格爽直,有时候甚至会给人“脾气急燥”的印象。但他在与烟农相处时,却显得很有耐心。早期他在龙湖、杉城发动烟农种烟,最初农民对烟叶认识不多,“老人家说白菜可以卖,烟也可以卖?农民都不爱做、不配合,对种烟不感兴趣。”汤求忠回忆起大哥在龙湖烟草站当站长时的一个故事,“种烟有个培土的工序,有一回我哥为了鼓励农民种烟,把雨鞋脱掉放在田埂边,亲自下田帮农民示范培土。农民不理解,偷偷把他雨鞋藏到草丛里。我哥培完土看到鞋不见了,也没生气,就是莞尔一笑,赤着脚走回烟草站。”

    “他和烟农相处,烟农对他评价很高。金碑银碑不如烟农的口碑。”上青烟草站副站长江庆忠由衷地说。采访过程中,记者也切实地感受到了这一点。

    提起汤全瑞,下龙干村63岁的老烟农肖孝益激动地说:“要给他立功!他的心真的很好,真正为农户种烟叶服务。这样走太可惜了!”烟农肖继科说:“汤站长只关心这个烟。我们有时看他忙得很晚了,叫他到家里吃饭,他总说不要,你们自己都很忙。”烟农肖友华说:“汤站长平时经常下来,下雨天、天气不好来得更勤,有时还指挥大家采烟。不管是种得多的,还是种得少的,都很关心。”永兴村烟农肖声增悲痛地说:“汤站长确实对我们农民很关心。说起来,他这样关心别人,自己却出事,我们烟农真的很难过。”

    “上青种过烟叶的基本都认识我哥,不论大事小事他都亲自去指导农民。”据汤求忠介绍,在搜寻汤全瑞遗体过程中,很多农民自发帮忙。有次搜救队伍要去下游的杉城镇长兴电站,在附近找了个烟农问路。烟农一听说是寻找汤全瑞,就放下手上的农活主动给搜救队伍带路,一路还和搜救人员说起汤站长从前怎么指导他们种烟的事。“我哥这次出现意外,虽然我们在心理上非常悲痛,没办法接受,但是看到群众的反映和各级领导的关心,我们还是觉得他从做人、做事各方面都给我们树立了很好的榜样,不管是做弟弟的也好,做子女的也好,都应该为他感到骄傲。”汤求忠发自肺腑地说。

    “这是个让人放心的人”

    汤全瑞给同事们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他对工作的严肃认真和极度负责。泰宁分公司经理章文水对汤全瑞的评价是:“这是个让人放心的人。做事二话不说,大局观念很强。”县局烟基办工作人员李秀娟也认为汤对工作非常认真负责:“全县9个站,每次报数据他都是第一个,图片、数据和资料都是最好的。”“他管理的烟草站物资管理损耗率控制得很好,排在全县前列,仓库也特别整洁。”江玉洁说,她至今仍不能接受汤全瑞已永远离去的事实,“记者来拍照,大家看到他厚厚的荣誉证书都掉眼泪。这么好的站长怎么就走了……”她的话音颤抖着,再也说不下去。

    汤全瑞的责任心是出了名的。泰宁烟基建设采取站长负责制,汤全瑞的责任心在烟基建设方面更是发挥得淋漓尽致。去年12月的一天晚上,汤全瑞看电视气象预报说晚上有大雨,就马上叫烟基监管员范明魁:“老范,我们赶快去,晚上要下雨了,今天打的水泥道路会被雨水淋掉。”等把所有的水泥路用薄膜盖好,天上就下起大雨,汤全瑞全身上下都湿透了,跑到村里躲雨。一位烟农看到了说:“汤站长这工程又不是你承包的,怎么要你去盖薄膜?被冲掉,叫他们重新返工就是了,你被这冬天的雨水淋透,冻得直哆嗦,何苦呢?”汤全瑞却不以为然,乐呵呵地说:“我哆嗦,但我今晚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在范明魁印象中,汤全瑞做什么事都是这么认真的。土地改良也好、项目建设也罢,他都在质量方面严格把关,对于设计方案中的各项标准执行得特别到位。“土地改良,规定一亩地要用10车也就是60方黄土,他对这个标准抓得特别严,一车都不让少。工人什么时候开工我们什么时候开始监督,工人什么时候收工我们也什么时候收工。”烟技员戴荣财证实了范明魁的这一说法,汤全瑞对项目设计标准执行的严格程度让他印象深刻:“20米的桥要用51根钢筋,他就一根一根数,长度、直径、密度全部都严格按标准监督,用几号水泥、多少沙,都要用秤称好来,不让包工头偷工减料。”

    在距离汤全瑞遇难点下游500多米处,记者看到了2007年修建的烟基工程——东墘下段简易桥梁。在“6•18”特大洪水中,泰宁全县有80多座桥梁被冲毁,其中40米以上桥梁33座。沿上青溪行来,记者也亲眼目睹了好几座被洪水冲得四分五裂、面目全非的桥梁,而汤全瑞亲自督建的这座在烟基项目中仅属“简易”规格的小桥却仍然完好无损。

    和汤全瑞搭档多年的江庆忠伤感地说:“桥还在,人却已经走了。”现场一片寂然,唯有上青溪水流湍急的声响,迭迭绵绵,传向远方。

 
 
视频报道
汤全瑞事迹
先进典型
本站面向烟草业和成年烟民开放,含有烟草内容,如果您是18岁以下人士,敬请回避!
主管:福建省烟草专卖局(公司)办公室 承办:福建省海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闽B2-20090018 Copyright©1999-2010 福建烟草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