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廷坦:忆40年前采购经历
来源:《福建烟草营销与物流》  作者:康廷坦
更新:2012-08-10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国“文革”尚未结束,处于物质匮乏时期,老百姓的衣食住行与现在相比有天壤之别。当时,居家鱼肉菜煤米油盐糖等消费品均凭证按人口限量供应,外出吃要粮票,购衣要布票。长途出行主要靠烧煤蒸气式车头拉动的火车和汽车,两种交通工具的车票都紧张,特别是到大城市和大中转站的火车卧铺票更是一票难求。城市住宿凭单位介绍信、个人工作证,运气好一点的住干部招待所,差的就住旅社,总之就是床位也紧张。

    一九七三年的福州食杂站经营糖烟酒罐头蜜饯等商品,是兼调拨、三级批发和零售管理于一体的二级经营单位。它的业务活动主要是:一是收购地产对口商品以调拨、批发形式销往省内外;二是调入省内外糖烟酒副食品等商品投放福州市场满足需求;三是执行省糖烟酒副食公司计划,代省公司调拨相关县和省外单位。调出的地产商品有糖精、红白糖、糖果、蜜饯、桂圆、荔枝、南方水果罐头等,调入的商品有卷烟、白酒、葡萄酒、菠萝、梨、苹果等南北水果罐头。

    福州是全国省会城市中少数没有卷烟工厂的城市,卷烟的计划内调入和计划外采购是福州食杂站重点业务活动之一。当时,台江区有家隶属食杂站管理的手工作坊“邱德康烟丝厂”,它加工少量的烟丝和“闽江”牌烟纸供手卷和水烟筒消费。福州市及闽候县的卷烟供应,靠福州食杂站的卷烟计划内调拨和计划外采购,以计划调入为主计划外采购为辅的方式解决。

    福州食杂站业务科有专兼职采购员五六人,采购员按工作性质分为常驻和流动两种。常驻采购员经常孤身一人受命外出,流动采购员则常以两人为一组外出开展工作。
省内常驻采购员一是驻厦门兼顾龙岩催调上述二地生产的卷烟,二是驻仙游催调红、白糖和炼乳。省外常驻采购员是驻上海兼顾江苏、浙江,催调沪产卷烟、江苏洋河、双沟等酒类,采购江苏陈醋、浙江水产罐头等小商品。

    流动采购员以长江为界分为南北二线,北线主要在山东、安微以及东北三省等地,催调采购卷烟、葡萄酒、北方水果罐头等。南线采购员主要在两广、湖南、江西催调采购卷烟、四特酒、李渡高梁酒等白酒和南方菠萝水果罐头。

    常驻采购员一般三四个月回榕一次,汇报工作、办理出差费用报销和探亲。流动采购员每次出差时间控制在2个月左右,完成任务后回榕汇报工作、报销费用。休整数日后,再视业务需要,继续出发完成新的任务。每年元霄节后的几天是食杂站业务领导和业务科全体人员研究实施全年购、销、调、存业务工作的日子,也是全体采购员团聚的时间。此后,在五一、中、国庆、元旦、春节的节前,他们大多都在异乡催调采购。

    采购员肩负单位的重托,背井离乡风尘仆仆行色匆匆,其差旅生活既丰富多彩也充满艰苦辛酸。采购员间相互戏耍的口头禅曰:“嫁个教师婿七日一礼拜,嫁个采购婿,有婿等无婿”,意指在采购员这个岗位上,因工作性质决定长期在外,无法照顾家庭,家中做煤球、扛大米等粗重活都只能由其他家庭成员做。

    还有的说当采购员是“五子”,即“出门像公子、上车是钻子、下车如免子、旅途当驴子、(报销)算账变呆子”。“出门像公子”指在缺衣少食、交通困难的大环境下,采购员代表单位外出必须注意形象,穿上单位配发的大衣,戴上帽子,外观上看似有钱人;“上车是钻子”指他们在旅途特别是中转站上火车体力要好,在拥挤的人群如同钻子一样挤上车占到座位,如果动作慢了,那么在漫长的旅途中只有挨站的份。当时,外出采购坐火车经常要中转,以走南线去柳州、湛江为例,一般要在鹰潭、衡阳、株州、黎塘等地中转。走北线的多在济南、哈尔滨、合肥等地中转;“下车如免子”指在中转站或目的地,下火车买票、住宿都要比别人跑得快。买票抢在前面才有可能买到座位票、卧铺票,住宿先到先登记,才有可能住双人间、几人房间,兔住十几、二十人的大通铺;“旅途当驴子”指采购员出差除了带自已的日用品如毛巾、牙刷、煤油炉、小煮锅、换洗和御寒的衣服外,还要带二三十斤福州的土特产,以备外出联络感情加深印象之需。如驻上海的多带笋干、桂圆干等,往南北线的也多带桂圆干、茉莉花茶等福州土特产。特别是对方业务领导或主办嘱咐代买的,更是要百分百满足,不敢遗漏。所以从一出发采购员就像一匹负重的驴子,前面背着装土特产的包,后面背着装日用品、衣服的包,手上还得再提装牙杯、毛巾之类的小包,每逢上下车、进出站,都会跑得气喘吁吁如驴子一样。随着旅途的进展,土特产会慢慢地少下来,逐步回笼了旅差费,但包里的东西却越来越多,增加的是单位同事、上级、亲戚朋友托买的外地物品如东三省的人参、毛皮料,山东的阿胶,上海的布料、松紧鞋、皮鞋,浙江金华的火腿、腊肉;广东湛江的草席等。这些物品买到后,就“粘”在采购员身上了,不管你还要走几个城市,上下几次车,走多少路,它总是在采购员的肩膀和手上碾转,一直到回家;“算账变呆子”指采购员口袋里有钱,经常会发现替人代买的物品价廉物美,于是自己也买一些,看到便宜的好东西吃一些。俗话说“便宜买、便宜吃,然后是便宜穷”。待到算账报销旅差费时才知道这趟差,又让自己欠了一屁股债,整个人都蒙了,像呆子一样。

    为了减少个人支出,采购员在旅途中省吃俭用。经常在需要住几天的地方如坐等车皮装货时,到当地自由市场买粮买菜,用煤油炉自己做饭,解决伙食问题。当时,住宿一天补助0.8元,坐车在途一天补助1.2元,自己做饭一天0.8元基本够用。省下出差前用个人月定量兑换的全国通用粮票和钱弥补超支。

    福州食杂站对采购员管理比较严格,旅差费一般是一差一结算。所以,不像一些北方南下的采购人员一趟差欠一大笔账,几年下来,要被扣一辈子钱。采购员在出行路线上必须严格遵守既定的走法,因客观情况需要改变的须电话或电报请示,获批后再施行。故常有“货已发出,天寒地冻衣食不宜,再往何方盼速指示”之类电文。身处异地语言不通,衣食不适,有采购员写了一首打油诗,该诗曰:“古道荒烟多泥泞,举足离门靴为荣,满腔土语疑异国,烹饪无谱乱弹琴。”牢骚归牢骚,该留该走还是要等领导指示。有的采购员一年赴山东三次,路过泰山下六趟,直至退休没上过泰山。至于,采购员走北线的不会到广州、海南,走南线的也不会去哈尔滨、长春。现在看,当时福州食杂站的采购员组织纪律性还是很强的。

    在物质紧缺的年代,如何完成任务不是一道容易的题目。在采购业务活动中,采购员配合业务科领导,通常会运用以下几种方法完成采购任务。一是紧缺物资调剂法,二是贸易补偿法,三是畅滞配比法。紧缺物资调剂法指交易双方用社会公认的紧缺的产品,以系统内调拨价与对方进行互通有无的交换。如用糖精、糖果、桂圆、荔枝、桔子罐头等与山东青岛、济南、潍坊等系统内单位调剂前门、琥珀、大鸡、孔府、精前门、精红金、精云门等卷烟和大量糖水梨、苹果罐头。“贸易补偿法”指福州食杂站方面用一般商品,甚至是需要推销的大宗商品如出口转内销的各种蘑菇、清水笋等罐头与哈尔滨、沈阳、长春等市糖酒副食公司交易换购数量不等的哈尔滨、新禧、吉林等卷烟。“畅滞配比法”福州话也俗称“带鱼配海带”,指从产地按市场好卖和一般比例搭配的大批量进货。如:向广西柳州市公司调入大量精漓江、精象山,配少量精田七花、铁盒装刘三姐等卷烟和少量的手卷烟纸胚。计划外卷烟采购量一年达三四车皮左右,一个60吨车皮大约能装1800香烟,一个50吨车皮大约能装1500件香烟。

    大量卷烟的调入多在一年一度的全国交易会上双方谈判确定,再将合同送大会监章后报省公司审批,然后与全国会平衡给各省的沪产、滇产卷烟、四川名酒等一同列入省定调入计划。而计划执行的实际和计划外的采购补充,则是一看对方对计划执行的能力与态度,二看铁路提供的车皮,三看派出的采购员人际沟通等各方面能力。采购员在催调计划物资的同时,会运用“紧缺物资调剂法”、“畅滞配比法”与紧缺商品的供货方签订调剂商品或购进协议并积极促其兑现。由此渠道进货的统称为计划外采购,这一部分商品有沪产卷烟、滇产卷烟、山东葡萄酒、江苏洋河、双沟、江西四特、李渡高梁、桂林三花酒以及广东广西生产的菠萝罐头等。
据有关资料记载,福州食杂站1973至1975年间,共调入卷烟18000多大箱,极大地满足了福州市和闽候县市场需要。福州食杂站依托采购员落实计划内、外卷烟等货源以及采购员的工作规律和方法一直延续到后继的单位福州糖烟站、福州烟草分公司。

    (注:笔者六十年代初参加工作,七十年代初加入福州食杂站业务科与老领导周文甫、赵星良等共同见证了那一段艰难的历史。谨以此文纪念己逝去的老采购员陈建武、张国霖和业务领导王兆孟、吴义勋等老前辈。)

本站面向烟草业和成年烟民开放,含有烟草内容,如果您是18岁以下人士,敬请回避!
主管:福建省烟草专卖局(公司)办公室 承办:福建省海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闽B2-20090018 闽ICP备06036078号-1 Copyright©1999-2010 福建烟草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