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抗战而诞生的烟标
更新:2015-09-01

在今年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上,一致通过将每年9月3日确定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以立法形式确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集中反映了中国人民的意志,也表明了中国政府反对侵略、捍卫人类尊严、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立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的确定,不免让我想起当年日本人刊登在《盛京时报》上的那些歪曲史实的记载,以及民族烟草企业为唤起国人战斗意志而诞生的烟标。

1931年9月18日傍晚,日本关东军虎石台独立守备队第二营第三连离开原驻地虎石台兵营,沿南满铁路向南行进。夜22时20分左右,以日本关东军铁路守备队柳条湖分遣队队长河本末守中尉为首的一个小分队以巡视铁路为名,在奉天北面约7.5公里处,离东北军驻地北大营800米处的柳条湖南满铁路段上引爆小型炸药,炸毁了小段铁路。并将3具 东北军士兵服装的中国人尸体放在现场,作为东北军破坏铁路的证据,诬称中国军队破坏铁路并袭击日守备队,这就是“九一八”事变的真相。

但是,由日本人在奉天创办的《盛京时报》却公然歪曲史实,为日本侵略行径进行辩解。《盛京日报》于9月20日开始连续报道事变的爆发及经过。首先,报纸以重大新闻事件的处理方式,以引题、主题和副题三合一的形式概要明确报道事变爆发的原因和经过:“北大营兵炸毁南满路、寻致南满各地成战场、彻夜而闻炮枪轰轰隆隆”;进而在消息的具体内容中以超常规的字号和加黑的字体报道事变发生的经过:“十八日晚间,北大营一部分官兵炸毁柳条沟附近之南满铁路,因而引起中日两军之大冲突。卒之省会四郊遽成战场,炮声枪音轰轰隆隆,直至十九日,午后三时犹在严重交战状态中”。接着以“炸路之华兵曾被击退一次”为题进一步描述事变的过程:“十八日满铁南行第十四次列车通过后,于午后十一时许,在北大营西方,突有中国正规兵,依将校指挥之下,爆炸南满铁路,一齐开枪攻击,该守备军对之立即开枪应战使华军遁走于北方。”在该报道中,以大字的方式突出“炸路华兵”四个字,并强调此次事件是在“将校指挥”下“中国正规军”所为。以此表明事变的发生是由于中国正规军在挑衅,也由此表明日本的军事行动是自卫反击。随后,该报称:华军大举“逆袭”,“被日军击退尾追”后直冲北大营。《盛京时报》由于身处事变发生地,其歪曲史实的报道因此被日本政府赋予了权威、翔实的色彩。

“九一八”事变后,中国政府的反应成为当时各大中文报纸关注的重点,而对政府不作为态度,《申报》、《大公报》等都进行了批评。同时,位于上海的一些民族烟草工业也纷纷生产出警醒国人的香烟,用以激发国人的抗战热情。比如:上海久益烟公司就推出了“三省”牌香烟,以东北三省地图为图案,以曾子“吾日三省吾身”为警语,警示国人东北三省已沦陷于日寇之手,国人不能再糊里糊涂地过日子了。“三省”牌香烟上的东北三省地图,黑龙江为灰色,吉林为黑色,辽宁为红色,十分醒目,可见烟标设计者的用心良苦。见此烟标,似乎会让国人耳边响起:“我的家在松花江上,那里有森林、煤矿,还有那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悲壮之声萦绕九霄。再比如:上海福昌烟草股份有限公司推出的“9?18”牌香烟,烟标为头戴军帽,身披大衣的张学良将军像,下部三个红色的阿拉伯美术字“9?18”隐含了那个血色的日子,背面上端是红色的“9?18”,下端是白色的“9?18”,以三次出现“9?18”这个数字去告诫人们要时刻不忘这个国耻之日。可悲的是,位于事变事发地奉天的民族烟草工业太阳烟草公司却在二战后期出产了“神风号”牌香烟。“神风号”也就是日本组建的“神风突击队”,又称“神风特攻队”或“神风敢死队”,二战时期由日本天皇设立,是全部由十六七岁的青少年组成的自杀性质的敢死队。太阳烟草公司出产“神风号”牌香烟,显然是摆出一副摇尾乞怜的哈巴狗形象,为国人所唾弃。

而今,中国政府以立法形式确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正是为了更好地缅怀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英勇献身的英烈和所有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作出贡献的人们,铭记中国人民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艰苦卓绝的斗争,彰显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重要地位。在此,我们也不能忘记那些为抗战而作出贡献的民族烟草企业,希望我们能在这些烟标中永远牢记那段历史。

本站面向烟草业和成年烟民开放,含有烟草内容,如果您是18岁以下人士,敬请回避!
主管:福建省烟草专卖局(公司)办公室 承办:福建省海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闽B2-20090018 闽ICP备06036078号-1 Copyright©1999-2010 福建烟草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