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会员后台

登录成功!

吸烟有害健康

谢绝18岁以下未成年人访问

微信登录

QQ登录

帐号登录

会员注册

吸烟有害健康

谢绝18岁以下未成年人访问

扫描看
手机网

吸烟有害健康

闽烟概况

信息公开

子站群

福州  |   厦门  |   宁德  |  莆田  |  泉州  |  漳州  |  龙岩  |  三明  |  南平  |  海晟投资  |  进出口公司  |  金叶复烤  |  武夷烟叶

首页  > 金叶文苑 > 正文

忆姥爷

来源:国家烟草专卖局网站

作者:卞继玲

更新:2017-07-04

姥爷去世近20年了,可是每次想起来,仿佛他就在眼前,还是那么亲切慈爱。他是个火暴脾气,对看不惯的人和事,非要吵上一通,但是他却从来没呵斥过我一句,使我想起他来,全是念着他的好。

我母亲嫁在本村,住村南边,姥爷家住村北边。父亲家里人少地多,母亲经常下地忙,我的奶奶早就去世了,没人照看我,母亲干脆就把我放在姥爷家吃住。舅舅家的大表姐也在姥爷家常住,对我这个后来者满是排斥。晚上在一盘炕上睡觉,比我大六岁的表姐任性地让姥姥只能面向她,否则就哭哭啼啼地不肯睡觉,姥姥也就只有依着她的性子背对着我。下了一天地的姥爷,其实很困了,但怕小小的我受冷落,就坐到我旁边,抽着他的旱烟袋,给我讲起故事来。姥爷的故事千奇百怪,现在仍记得姥爷说“有一次晚上去水库里网鱼,等收网时却怎么也拉不动,好像有什么东西往里拉,鱼没有那么大的劲,肯定是那个东西在作怪”。及至我追问到是什么东西时,姥爷却住了口,说小孩不能多问。童年的夜晚伴着姥爷讲的神秘故事,变得非常温暖美好。

有一次农闲时节,母亲把我接回家去住了一阵,农忙了,又把我送到姥爷家,姥爷很多天不见我,见了我很高兴,翻箱倒柜地想找吃点好东西给我吃,却没找到。于是,他拉着我来到家门口的大杏树前,那时没什么好东西,杏子就是很珍贵的水果,但杏子还青着,姥爷也不管,找了根杆子,给我打了好几个装在口袋里,让我当零嘴吃。这下,惹得住在旁边院子里的舅妈不高兴了。舅妈是个心胸狭隘的农村妇女,一向非常计较些鸡毛蒜皮的事。她见姥爷那么疼爱我本来就生气,又看见姥爷摘了那青杏给我吃,就开始指桑骂槐。姥爷的火暴脾气上来了,非要去找舅妈理论,姥姥怕被邻居们笑话,边哀求着边拉扯着把姥爷拽了回来,姥爷无处发泄,又拿起杆子,把杏子打落了一片给我装满口袋才作罢。

小时,我很爱吃一种“松虎蛹子”,那种昆虫生长在松树上,夏天毛茸茸得浑身竖着刺,蠕动着很可怕,夏末作茧成蛹,茧子上也有毛刺,被刺扎着了会又疼又痒,但里边的蛹子味道却非常鲜美。等着下起了绵绵细雨,它的毛刺会收敛一些,村里人雨天不用下地干活,就有好多人上山去捉“松虎茧子”,别人都是穿上厚衣服,带上手套,全副武装,生怕被扎,而姥爷却从来不带手套,直接用手去捉那“松虎茧子”,原来他手上干活磨出的茧子很厚,毛刺扎不透。每次在家门口,远远地看见一个矮矮的老头批着蓑衣,淋湿的头发软塌塌地盖在前额上,黑红的脸膛,挎着个篮子像得胜将军,威风凛凛地走来,那个人一定就是我姥爷了。我跑上前去,看见姥爷捉了半篮子的松虎茧子来,便嚷着要吃。姥爷笑着说,“这样吃下去,会把你的肚子扎破的,等一会烧来给你吃”。姥爷就在家门口拿几块石头垒起简易的灶台,放块细眼铁皮,将松虎茧子倒在上面烧烤了起来,烤好后,用剪刀一个个地剪开,黑红的蛹子便破茧而出了。姥爷找个碗专捡大个的蛹子给我盛上,因为蛹子尖上还长着一些毛刺儿,姥爷怕我扎着,用手一个个地将头掐了去,再给我吃,看我吃得欢,姥爷那神情比看到丰收的苞谷还高兴。

姥爷这一辈子最喜欢跟土地打交道,一有空就往地里跑。年轻时,他是生产队长,春季扶犁、夏季锄草、秋季采收,样样活计冲锋在前。上年纪了,依然喜欢守在地里。等到老得干不动力气活了,也会牵一头牛去地边上放,风雨无阻。有一次,姥爷在村南边的山坡里放牛,我和弟弟正好碰见他,他带着一顶破旧的草帽,微驼着背,步履蹒跚地跟在牛身边,我和弟弟大声叫了“姥爷”,他回过头来,看见我们,一脸地惊喜和慈爱,我们说要去果园,姥爷慈祥地笑着,一直目送着我和弟弟远去,而我老是感觉还有很多亲切话没跟姥爷说就走了,在家里不用说任何话,那种亲情弥漫着也能感到很浓厚,可是在外边,好像只叫一声“姥爷”,太过于单薄,所表达出的亲情瞬间就被空间稀释了,但愿姥爷知道,我心里是多么爱他!

由于小时与姥爷建立的这种感情,我一直很亲姥爷,而父亲却对姥爷有些微辞,嫌姥爷酗酒。姥爷是很爱喝酒的,早晨外出干活时,下地回来时,没有下酒菜,他竖起酒瓶就能“咕咚”喝上一口。现在想来,那时姥爷管着一大家子八九口人,生活的重担,琐碎的小事,几乎让他不堪重负,我想酒就是他的麻醉剂,可以让他暂时忘掉繁扰的现实世界。姥爷在我家吃饭时喝多了酒,他碗里的饭就吃不下去了,我从来不嫌姥爷脏,拿过来几口就吃掉了,母亲笑着说“你姥爷没白疼你”。

后来,我上班了,每次回家,都买几条烟去看看姥爷,但他总是说:“我抽旱烟抽习惯了,这烟抽着没劲。”实际上,姥爷是怕我为他花钱。再后来,姥爷病得躺在炕上起不来了,我去看他,他不说话,只是用他那一贯慈爱的眼神看着我,黑红的脸膛上盈满了笑意,那是亲情的真切流露。我跟姥爷说下次来看他,买个大西瓜(本地西瓜还没上市但超市有售)给他吃,姥爷笑着点头,我以为姥爷还能撑很久,就准备过几天再去看他。谁知没过几天,姥爷就离开了,那竟是我和姥爷见的最后一面。为此,我一直感到歉疚,给姥爷上坟时,我特意买了一个西瓜放在姥爷坟前,希望他原谅那个曾经少不更事的我。

《生命的列车》这篇文章里有一句话,意思是“很多人下车后,你对他的回忆会历久弥新”,我姥爷对我来说,就是我生命列车中的这样一个旅客。愿我的姥爷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幸福快乐!

编辑:范天使


 
 


子站群

福州  |   厦门  |   宁德  |  莆田  |  泉州  |  漳州  |  龙岩  |  三明  |  南平  |  海晟投资  |  进出口公司  |  金叶复烤  |  武夷烟叶

闽烟概况  |   网站地图  |   会员登录  |   编辑在线  |   联系我们  |   我为政府网站找错

本站面向烟草业和成年烟民开放,含有烟草内容,如果您是18岁以下人士,敬请回避
主管:福建省烟草专卖局(公司)办公室  承办:福建省海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北环中路133号 总机:0591-87069999 邮编:350003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闽B2-20090018 闽ICP备06036078号-2 Copyright©2017-2021 福建烟草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