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会员后台

登录成功!

吸烟有害健康

谢绝18岁以下未成年人访问

微信登录

QQ登录

福建烟草网会员授权登录

吸烟有害健康

谢绝18岁以下未成年人访问

扫描看
手机网

吸烟有害健康

闽烟概况

信息公开

子站群

福州  |   厦门  |   宁德  |  莆田  |  泉州  |  漳州  |  龙岩  |  三明  |  南平  |  海晟投资  |  进出口公司  |  金叶复烤  |  武夷烟叶

首页  > 金叶文苑 > 正文

方言入耳知家近

来源:东方烟草报

作者:程晨

更新:2018-03-06

坐在沙发上,随手拿起名叫《沭阳方言》的书翻看了一下,“涨饭”(吃饭)、“呲供人”(形容对别人说话态度粗暴)、“老嫚子”(老太太)、“有年人”(年龄大的人)……这些耳熟能详的词语让我很自然地就用家乡话读了出来。在我旁边玩耍的儿子听到后,也跟着学了起来,说得很拧巴,让我不由自主地笑出声。乡音让我的思绪回到了过去。

记得在南京上大学的时候,满耳都是普通话混杂着南京话,特别是坐在公交车上,听到的也大都是年轻人用南京话亲密地交谈着,老年人用南京话熟悉地问候着。方言在那一刻像一面巨大的玻璃墙,隔开了我和那座城市,鲜明的陌生感让我无所适从。在南京求学期间,我并没有因为语言上陌生而刻意去学南京本地方言,一方面是因为那迥异的声调难以学习,另一方面是我内心深处对于乡音的情感让我无法自如地去说异乡话。

当时我们宿舍里有8个人,来自不同的地方,说着好几种方言。每次他们往家打电话的时候,就是我领略各地方言魅力的时候:山东的方言耿直硬朗,东北的多些家常气息,苏州、常州的“吴侬软语”像小雨滴落在芭蕉叶上……而我每次打电话,舍友就调侃说我像是提着钢刀来回走,讲什么话都硬气。其实,那是我的方言中前后鼻音不怎么分的缘故。平时大家交流,都习惯了普通话,却会在某一个激动的时刻,冷不丁冒出一句家乡话,惹得同学们哈哈大笑。

在外求学那几年,总会在放假前的某一天晚上,接到乡下奶奶的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老家。那关切的乡音,一下子就勾起我在奶奶身边度过的那段童年时光。我是在奶奶身边长大的。那个时候,我对农村的一切都十分好奇,总会指着不认识的东西一个劲儿地问奶奶是啥,奶奶把我抱在怀里,轻轻地拍着我,一边指着一边告诉我:“介个(这个)是辣萝卜”“介个是地蛋(土豆)”……“那你呢?”我用小手捧着奶奶的脸问。“我啊,一个老嫚子!哈哈哈……”奶奶坐在那块有些年月的石头上,午后阳光漫过墙角,笑声传得很远很远。那是小时候的我听过的“土话”,它带着泥土气息,让我在之后的一次次回味中,总能想起奶奶满是皱纹的脸和刻在眼底的笑。

当我的孩子出生时,我对于方言的思考开始多了起来,困扰我的问题是教他说家乡话还是普通话。我浏览网页,经常看到很多人讨论方言的存续问题。在大力推广普通话的今天,还会有人坚持讲方言吗?我走过几个城市,也问过很多朋友,我望着咿呀学语的孩子,不断思考这个问题。社会对于普通话的标准在不断提高,那么方言会影响孩子的发音吗?会对孩子的未来产生负面影响吗?我有时候想,要不要在家里全面进行普通话交流呢?但是当孩子在春节奶声奶气地用方言祝老人新年好时,给人的感动不是普通话所能带来的。

方言流淌在血液中,让我无论什么时候回到家,都能一下子扎根在这片日新月异的土地上。讲普通话时,我感觉自己是社会的一个普通个体,一颗小螺丝钉;讲方言时,我却有一种为人子、为人父的感觉,无论走多远,都无法割舍那份依恋。

方言入耳知家近。每次春节前登上回家的客车,总是最感动的时刻,周围都是熟悉的乡音,载着我的思念、我的乡愁,飞奔到我那熟悉的土地。

 

编辑:范天使

  

扫描关注“福建烟草网”微信公众号

 


子站群

福州  |   厦门  |   宁德  |  莆田  |  泉州  |  漳州  |  龙岩  |  三明  |  南平  |  海晟投资  |  进出口公司  |  金叶复烤  |  武夷烟叶

闽烟概况  |   网站地图  |   会员登录  |   联系我们

本站面向烟草业和成年烟民开放,含有烟草内容,如果您是18岁以下人士,敬请回避
主管:福建省烟草专卖局(公司)办公室  承办:福建省海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北环中路133号 总机:0591-87069999 邮编:350003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闽B2-20090018 闽ICP备06036078号-2 网站标识码:bm64130001
Copyright©2017-2021 福建烟草网 版权所有